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麼針對這個基礎陣法,是否也有一條破陣的路線。

這條路線,可能由幾個公式、模板、方案組成。

針對這一點,寫書的人瘋狂開洞腦筋,最終得出一套理論。

一圖破萬陣!謝清平在親自瞧到林斯文的時候,人也就確定下來了一件事情。

她是真的不記得自己了!

不單單如此,身上沒有絲毫被自己所熟悉的氣息!

除了這個討人嫌的乙秤,還有林斯文面貌還都是老模樣,謝清平真的很難相信昔日的好友如今竟是凡人之體。

不過轉念一想,林斯文原本就是這樣

《系統滾粗,我靠裝慫就能封神》084廚藝 「這些巨木分明都是自然系建築……」

李維疑惑道。

他在進入遊戲的準備階段時,就已經將各種族的特色兵種和專屬建築資料都背得滾瓜爛熟。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此時他一眼就看出,眼前這些足有五人合抱粗的巨木都是自然系的棲居建築。

精靈之樹。

會出現自然系建築。

只能說明此地的生命氣息非常充裕……

李維有些奇怪。

不過很快釋然。

生命與死亡這兩個詞在詞意上對立,但這兩種元素在遊戲中卻並不衝突,遊戲中的死亡並不意味著徹底的死亡,有太多特殊手段可以將死人復活。

亡靈就是如此。

屍體正是因為被賦予了生命才會轉化成亡靈。

某種意義上而言。

在遊戲里,死亡同樣是生命的一種形態。

亡靈與生物共生的情況並不罕見。

但前提是。

要克服彼此之間的種族歧視……

李維很好奇,究竟是何原因,才會讓自然系的生物能忍受骯髒亡靈居住在這裡。

他想起那些暗夜精靈。

不過,暗夜精靈本就是一支與普通精靈對立的邪惡種族分支,可不屬於自然系單位,它們的出現和森之妖靈會受雇於死亡城堡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彌爾可以拆除掉地上的魔法陷阱。

但太多了。

它拆除一個陷阱需要幾分鐘時間,而這裡遍布的陷阱足有幾百個。

李維知道對方此刻兵力空虛,不想給它喘息的時間,索性採用最簡單的辦法。他派出一隊人面蜘蛛上前,直接用肉身將這些魔法陷阱都一一觸發。

眼看大軍逼近。

城堡上。

一名頭戴王冠的骷髏單位出現。

「平原的領主,你越界了!」

它高聲道。

「是你先侵犯了我的威嚴!我願與你結盟,你卻殺了我派出去的使臣。我本心存善意,怎知爾等竟然絲毫不領情,這一切都是你們咎由自取!」

李維大義凜然道。

「我們從未踏出過森林半步,也從沒想著走出森林。縱使此前平原勢弱時,我們也沒有侵佔過半分領土,你何必讓事態發展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庫爾領主語氣有些弱。

「那是你們不敢。」

李維咧嘴一笑。

他知道此時對方心中底氣不足,它派出去的主力部隊已經跟雷雲堡的部隊交手,而情況正如自己所料那樣,剛一照面這支部隊就被打得節節敗退。

正面剛不過,又沒有兵力可以回防主城,它自然不想跟自己徹底撕破臉皮。

「雷雲平原是女神的領土,你們敢侵犯,就要準備好面對女神的怒火,若不是如此,平原中的資源恐怕早被你們分食一空,又怎麼會等到現在?」

他質問道。

「你不懂……我跟他們不同!」

庫爾沉聲道。

「這話你留著以後見了它們的面再說吧……我可以給你個選擇。臣服於我,做我的附庸,承諾貢獻出森林中的一切資源,我便就此撤兵,如何?」

李維平靜道。

「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庫爾憤怒道。

「那就是沒得談了。」

李維後退一步,指揮部隊開始進攻。他壓根沒指望著跟對方和談。從它當前的種種舉措來看,它就絕對不是一個能夠永遠不踏出森林的安分分子。

給它喘息空間,就等於對自己殘忍。

在敵人徹底失去反抗能力之前,李維從不會施捨哪怕半分的仁慈。

成群結隊的人面蜘蛛衝進這座林中聖地內,四周隱藏的魔法陷阱頓時被逐個引爆,狂暴的火焰升騰,冰霧瀰漫,都打在這群不怕死的敢死隊身上。

魔法陷阱威力驚人,四階的人面蜘蛛竟很快就被炸死一片。

但李維招募的人面蜘蛛單位足有三百多,是一股相當龐大的數量。

隨著整支隊伍悍不畏死的衝鋒,距離一點點被拉進,蛛網已經蔓延到了那些巨木上。

「防禦!」

庫爾領主高喊。

一道道身影頓時在巨木中現身,那是一隻只身材矮小的豺狼人,它們腰別彎刀,手持輕弩,射出密集箭雨,一波射擊過後便立即衝上前展開近戰。

李維看在眼裡,想起官方資料,這些巨木看似普通,實則內有乾坤。

精靈之樹作為自然系中精靈族的專屬建築,且是唯一建築,擁有豐富的功能,內部可能是一座鍛造鋪,或是兵營,更有可能是一座箭塔。

巨木的外表極具迷惑性,自己顯然正是著了它的道,還以為此地沒有任何防禦工事。

這隊豺狼人都是四階單位,而且受到領地特性加成,戰鬥力極強。

轉眼間便將人面蜘蛛砍倒一片。

而它們的弩箭射擊範圍更在元素師的施法範圍之外,使得後排部隊無法施以援手。

「是時候檢驗地精們的成果了……」

李維見此情形自語道。

他走到空地旁,抬手從背包中取出一座鋼鐵鑄就的器械,正是部落的新產品。

【加洛斯重炮】

【魔導器】

【級別:稀有】

【傷害:12000】

【有效射程:400m】

【殺傷範圍:10×10】

【彈夾容量:1】

【換彈速度:12s】

【攻城重器:被動,該武器對建築具有摧毀特性,造成傷害提升五倍】

【說明:根據地精工匠加洛斯而命名的新式戰爭武器,在戰場中可發揮極為恐怖的作用,因其炮彈填充物的特性,攻擊建築時可造成額外傷害】

【耐久:359/360】

【需求:力量50,體質30】

……

這座火炮,是地精們根據李維提供的火藥技術研究出來的新型武器。

只是試驗樣品,並不完美,需要一個力量屬性極高的單位才能控制。

它與此前部落使用的火炮有別。

殺傷方式是依靠炮彈中填充的火藥與可燃性元素粉末,而不是單純的依靠金屬炮彈的破壞力。當擊中目標時,便會爆炸,造成更猛烈的二次傷害。

地精們的技術已經在向現代科技發展了……

李維手撫這門足有他半身高的巨炮,從背包中取出一枚魔晶石放入它尾部的凹槽內。

一道巴掌大小的魔法紋路亮起。

李維輕撫上去,輸入魔力,魔法陣紋頓時被激活,而後,便是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

「轟!!!」 上百到或虛或實的身影,將吞海陽雲團團圍住。而且衛易跟看得出,這位蜃樓王龜聖子的上百個分身化影之間,隱隱有一絲玄妙的聯繫,似乎暗合某種陣法。

如此一來,原本就已經非常棘手的分身幻影,其威脅性更是大大提升!

然而,就在這位蜃樓王龜聖子出招以後,吞海陽雲卻是輕輕一跺腳,四周的海水忽然以一種肉眼可見的方式,形成了一個透明的球形壁障,將吞海陽雲全身都保護了起來。

這就是吞海鯨一族的天賦神通嗎?

雖然之前和這個吞海陽雲打過交道,但對於他們一族的天賦神通,衛易卻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主要是因為,當初在青雲橋上,這個看似很魯莽的吞海陽雲,其實十分的小心,並沒有顯露出太多自己的神通。

而當時最後一戰,吞海陽雲對上的,是那位出自咸安城軍方的溫十七,然後毫無懸念的落敗了。所以衛易也沒機會見識他的神通。

吞海鯨一族的天賦神通,名為吞海。

只見這透明的海水壁障成型后,竟是逐步開始向外迅速擴張。僅僅眨眼之間,就膨脹到數十丈大小。而原本厚實的水牆,這會兒也變得極其單薄。

但是,當那位蜃樓王龜聖子,想要出手打破這道單薄如紙的水牆時,令人驚訝的一幕卻出現了。

只見那位蜃樓王龜聖子的身形,接觸到這水牆之後,自身忽然如同遇到世間最猛烈的毒藥一樣,竟是寸寸碎裂,化為了齏粉!

這一幕,讓很多旁觀妖族,大呼不可思議。

要知道,剛剛主動進攻這水牆的,肯定是那上百身形當中,得以凝實的身形。以那位蜃樓王龜聖子的本事,就算只是一道試探用的分身,其實力只怕也在普通的六階妖修以上。再加上那蜃樓王龜一族,除了自家的幻術神通之外,本就以防禦驚人著稱。為何遇到那看似不起眼的水牆,會直接被滅殺呢?

對於這一戰,旁觀者未必清,當局者也未必就迷了。至少在那道用以試探的身形消散后,那位蜃樓王龜聖子,就已經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所有身形瞬間全部動了起來,企圖讓吞海陽雲無法準確判斷自己的方位,再尋找進攻的機會。

不過,等到吞海陽雲身邊的水牆,擴張到近百丈之後,情況就再次發生變化了。

近百丈的巨大水牆,就算以這鬥武場的巨大面積來說,也算佔地很大了。在水牆擴張到百丈之後,吞海陽雲身形頓時動了起來。整個人開始在鬥武場內,追逐那些幻化出來的身影。每當有幻影接觸到那水牆的時候,都會直接化為齏粉。但同時,在場內的其他地方,又會有新的幻象源源不斷的出現,似乎殺之不絕。

「吞海陽雲的手段,並不是為了將所有的幻象全都滅殺,而是要找出這些幻象當中,所存在的那唯一真身!」

對於場上的情況,衛易瞬間做出了自己的判斷。而當他說出自己的判斷後,葉朝歸則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出所料,當場上的這些或虛或實的幻象分身,被吞海陽雲前後滅殺了數百道之後,吞海陽雲猛然一聲長嘯,原本百丈方圓的巨大水牆,瞬間就凝成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水團,然後朝某個幻象激射而去!

「咚!」

一陣沉悶的聲音,在鬥武場內響起。

只見那水團砸中某個幻象之後,場上其餘的所有幻象,頓時全部消失。而那水團在砸中之後,更是瞬間化為一道由海水組成的鎖鏈,將那蜃樓王龜聖子,徹底綁了個結結實實!

這位曾在天玄山中以悟道碑入道,苦修一年後自信滿滿的妖族聖子,已是臉色如死灰。

「我認輸。」

當他吐出那三個字的時候,彷彿整個身體里精氣神都被抽幹了一樣。

第一場,就以這樣詭異的戰鬥結果而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