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甚至還會問一下攤上的老闆,和以往的態度大不相同,簡直天壤之別。林天霄這樣的行為,反倒是讓這些攤主,老闆們拘束了起來,不敢多說話。林天霄問什麼,他們就回答什麼。

福伯跟林天霄後面,適時的充當講解員的身份,倒是減輕了其他人的壓力,都是感激地向福伯點頭致謝。

大家就這麼怔怔地看着林天霄,大氣都不敢出,直到他遠去。大家才如釋重負,平緩了一下緊張的氣息,當然也有人在這個時候開始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這魔王,今天怎麼改了性了,怎麼有時間在這閑逛?」

「是啊,好像好幾天沒看見他了。而且態度也好了許多,竟然還會主動開口詢問,沒有什麼公子架子,和以往的態度不同,是不是吃錯藥了?」

「確實與往常有些不同,但還是少說話的好,免得他被聽見,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

街邊大部分的美麗姑娘見得林天霄出來,見鬼了一般,扔下手裏的東西,提起裙子,大步往家裏跑去,生怕跑慢了就遭遇什麼不測一般。

林天霄見得如此情形,也是一陣頭大。「唉!真是遇人不淑啊!」

當然也有花痴少女,痴痴地看着林天霄,三兩成群,接頭接耳地竊竊私語。更有些有大膽的,直接呦呵了起來。

「哇,林三少爺越發的英俊了。身體看起來也結實了不少。前幾天我還見着來着,卻是沒有今日這番風流倜儻,威武雄姿。」

「林三少爺好有男子氣勢,好有親切感啊。」

「林三公子,看這邊,我要嫁給你。」

……

林天霄用餘光,瞥了一眾說話的女子,只見其奇怪的面容,扭動着身姿,滿身橫肉,隨着一起搖晃,瞬間反胃至極,連忙移開目光,感覺多看一眼,眼睛要瞎。

林天霄早就發現街邊的緊張氛圍,也稀稀落落聽到了大家對他的議論。不過他臉皮也夠厚,畢竟前世燒殺搶奪的事情也沒少干。再說了,他需要在乎這些人的眼光嗎?

今天,林天霄只是想,來看看這個新世界,切身實際地感受一下這裏。他還有三天的時間,不能還沒看一下這個大好世界,就進了那個『瘋子』的地獄。

這裏的物品雖然新奇,但是他卻沒有拿任何東西。這些東西對林天霄來說,除了新奇意外,並沒有什麼太大價值。但是他的行為,卻讓兩邊的眾人,和跟在他身後的福伯,都有些驚訝。

就在大家都對林天霄的行為,感到奇怪的時候。突然,有個蓬頭垢面的小乞丐,從街角處沖了出來,快速地來到林天霄面前,然後徑直的跪了下來。

發現這個情況,福伯立刻一個健步來到小乞丐身前,準備把他拎起來,但林天霄阻止了他。

此時,周圍也有不少人看了過來,當然都是抱着看熱鬧的心態,不過卻不敢靠的太近。對於這個小乞丐,周圍人的知道,這幾天一直在這。

小乞丐微微抬頭看向林天霄,誠懇地說道:「這位少爺,你能不能給我點錢。我母親死了,我想給她買口棺材,把她好好安葬了。求少爺賞我點錢。」

小乞丐是個男孩,聲音沙啞,臉色蒼白,嘴唇略有些乾裂,可以看出應該有幾日沒有吃飯了,但是雙眼卻是明亮異常。

事情來得太突然,而且本身只是個小乞丐,大家都不想到他會突然跑到林天霄面前,福伯也沒有想到。

但這一切,有一個人早就注意到了,那就是林天霄。

在此之前,林天霄就有所發覺了,有人在暗中窺探他,畢竟他對周圍事物的觀察遠勝常人。只是讓林天霄意外的是,這個暗中觀察他的人,竟然是個孩子,而且還能隱藏的很好。

這個孩子雖然看了他好幾次,但是卻極其平常,不注意的人,或者不能時刻保持警惕的人根本發現不了。然而,林天霄卻發現這個男孩的眼神之中隱藏着不同的東西,雖然他做的很好,很隱晦。

在這個小男孩過來的時候,林天霄原本是可以走開的,但他從這個孩子身上,並沒有發現危險,索性就什麼也沒閃開,他也好奇這個孩子找他做些什麼。

林天霄倒是覺得意外,於是饒有興趣地問道:「哦。為什麼會選擇我?我猜你在這,應該等了蠻長時間了吧,期間肯定也有不少人經過,據我所知,這無雙城的公子可多得是,你為什麼會選擇我呢?」

從這小孩的眼神中,林天霄可以判斷出,他並沒有說謊。對於這樣的小孩,林天霄還不至於看走眼。於是他很想知道,這個身份不明的孩子,為什麼偏偏選擇他。

「回少爺,我已經在這等了兩天了。我看了很多人,之前也有種衝動,想求他們給我點錢。但當我仔細觀察他們的言行舉止時,我便放棄了,他們都不是我想找的人,所以我就一直在這等著,直到找到適合的人為止。」

小男孩睜著明亮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林天霄,眼神中沒有絲毫的慌亂與畏懼。雖然臉上髒兮兮的,已看不出原來的樣貌,但是林天霄可以看出其眼神中的堅定。

「哦?合適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向別人討錢還分適不適合?有趣。」林天霄笑了笑,貌似對眼前的這個小男孩,真的來了興趣了。

「回少爺。我曾在母親面前發過誓,我所求之人,必是我今生所跟之人。我雖然現在還小,什麼都沒有,但也不是什麼人,都能讓我甘心追隨的。」小男孩振振有詞,語氣堅定,身上有股天生的驕傲從骨子裏透露出來。

「那我可以問問你,為什麼覺得我適合你嗎?」

林天霄微笑着看着這個小男孩,此時在這個男孩眼神深處,他可以看到裏面有一種天生的血性和孤傲,讓林天霄為之一怔。而此時他意識海中的那顆紫色晶核似乎也微微地旋轉了一下,更是讓他心中巨變,不過他並未表現出來。

男童一臉認真地說道:「一種奇妙的感覺在指引我。雖然我看得出來,這裏很多人都不喜歡你,甚至是怕你,但我能感覺的出來,你其實是個好人。你會幫我,跟着你會有前途。而且在少爺身上,有吸引力我的東西,那感覺絕對錯不了。」

林天霄在聽了這番話以後,開懷大笑。街邊靠近的幾個看熱鬧的人,也是聽見了,也是隨之笑了出來。

只是當他們發現自己笑了,意識到自己失態了,立馬把嘴捂上,低下頭,當做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生怕林天霄看見。

林天霄當然注意到了這滑稽的一幕,知道他們是畏懼自己,當然他也沒必要計較這些。另外他的笑,和他們是不一樣的。

「蠻有意思的,這麼多年了,在這無雙城,還是第一次有人說我是好人,而且還是從你這樣一個孩童口中說出來的。」

「不過,我不得不說,你的眼光確實獨特,我倒是蠻喜歡你的。雖然年紀不大,卻有一根傲骨,我很欣賞,而且為人也很機靈。另外我對你所說的,我身上有吸引力你的東西,也很感興趣,希望有機會你能告訴我。」林天霄表面上淡淡地說道,其實他內心真的很期待,因為男孩口中的東西很有可能與紫色晶核有關。

「你叫什麼?」

「江天浩!」

「這倒是巧了,我的名字裏也有個天字。福伯,給些錢給他。」林天霄微笑着對着身後的福伯說道。

福伯沒有絲毫猶豫,掏出了一個金幣,放到江天浩髒兮兮的手中。

江天浩怔怔的看着手中金燦燦的一枚金幣,然後連忙說道:「少爺,太多了,我不敢要,我怕被人搶了。我只要三十枚銀幣就夠了。」

這也難怪,一個中等家庭,一年的收入也不過幾枚金幣。一枚金幣等於百枚銀幣。

而一般的人家,下葬死去的人,也不過只需要幾十枚銀幣。一般點的棺木,只需十幾枚銀幣而已,加上下葬的勞力,三十枚銀幣可以說足夠了。

「怎麼,連這點膽量都沒有?不過一個金幣而已。把你母親好好的安葬了。放心吧,你拿着。我想,我送出去的東西,不敢說在這無雙城無人敢搶,但至少在這裏,還沒有人敢搶。」林天霄淡淡地說着,語氣中充滿了不可置疑的霸氣。

「少爺既然這麼說,那天浩就先收下了。謝謝少爺,以後我江天浩就是少爺的人了。」江天浩說完,便在地上重重地扣了三個響頭。

林天霄並沒有阻攔江天浩的行為,對於這個禮數,林天霄欣然接受了。

畢竟,不管在哪,父母之恩勝於天。

。 「你小子倒是還挺會說話的,跟我說說你叫什麼名字?」

林贊聽了這話,不由得對著自己面前的這個傢伙,產生了一絲絲好奇的意思,看著他裡外都透著一股機靈氣,整體實力也還算是不錯,林贊不由得一陣陣的驚喜,他知道若是真的想要將無形中收復,必須抓住像這樣的人才。

「我叫曾國,我們倆都是一個家族出來的,只不過關係有點遠湊巧在這無形宗當中才算是認識!」

曾國嘴裡一邊說著,一邊便將曾帆的肩膀轉了過來,眼神之中無比的平靜,似乎對林贊面前這個實力高強的傢伙,沒有完全的恐懼,反而還一陣陣的邀功請賞的意思。

「你小子倒還算是不錯,對了,剛剛你哥哥跟我說這裡的東西被其他幾個宗門搶走了對嗎?你能不能把這裡他們拿走的東西給我寫出一個具體的名目來,我一定會把這些東西全都給你們帶回來!」

林贊知道,若是真的想要收服火靈宗這群傢伙的人心必須讓他們知道自己來這裡是真心誠意來辦事得兒聽了這話眾人不由得彼此面面相覷,因為他們根本就想不到林贊會為他們做事。

「大哥以我來看這件事情還是算了吧,畢竟其他幾個宗門的人我們都清楚,他們就是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狼,進了他們兜里的東西,若是想再拿出來,那不可能啊!」

聽了這話蒸鍋不由得眼神之中透露出了一陣陣的無奈,他雖然覺得林贊似乎是真心誠意想為自己拿回這些東西,但不知為什麼卻覺得他可能會死在這件事情上。

「如果你們連自己家店裡的東西都不敢要回來,那我還真的算是看錯你們了,我是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你們若是真的想要我便出手把他們全拿回來!」

林贊聽了這話,不由分說的對著面前的幾人說道,此刻他的話語之中無比的堅定,似乎這件事情是他必須要完成的一樣。

「大哥我跟你說實話吧,我這麼說完全不是危言聳聽,只不過這件事情對你和對我們來說,真的是有些不可能以我來看,還是算了吧!」

聽了這話增國一,就是那幅勸阻的態度,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將面前的這個傢伙扔向送死的邊界。

「讓他拿就是了,我倒要看看他有沒有他自己嘴裡吹的那麼厲害,他若是真的拿回來了,我便赴湯蹈火!」

聽了這話氣憤不有的上前兩步一副義正言辭的樣子,不知為何她也覺得林贊這一次雖然可能會是九死一生,但他說話的語氣真的給自己無盡的希望。

「你看看你哥哥都發話了,你還在這裡磨嘰什麼呢?抓緊時間把東西的名單給我,今天下午之前我必須要拿到!」

林贊雖然覺得面前的這個倆像是一唱一和的在給自己使激將法,但他並沒有任何點破的意思,反而心裡還一陣真的激動,因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是他想要達到的效果,而他也是那隻黃雀。

二人聽了這話,畢恭畢敬的便頂開了大殿,不一會兒的功夫便送上來了一張名單,林贊看著上面所記錄的東西,心中不由得一陣陣的驚嘆,沒想到火靈宗的家底這麼厚的,小小一個宗門的儲備,竟然能夠抵得上森林中門這麼多年攢下來的東西了。

「這麼多的東西,看來你們真的夠富有的!」

林贊仔細閱讀了一遍名單之後,不由得對著面前的鄭國由衷的讚歎了一句。

「大哥,以我來看這件事情,還是算了吧,你能帶回多少就帶回多少來,畢竟這東西這麼多,你就算是偷也偷不回來呀,況且其他4個宗門的防備是那麼的嚴密,若是真的出了什麼事兒,那我們的宗門可就沒希望了!」

聽了這話,林贊頓時擺了擺手,他知道面前的這個傢伙依舊在使用他那看起來幼稚的計策,此刻的林在沒有太多的時間與他過分的糾纏,只是平靜的說了一句。

「等我把這些東西全給你們帶回來之後,你們再叫我大哥也不吃,別在這裡浪費我的時間了,該幹什麼幹什麼去,明天一早我會讓這些東西在你們的面前出現的!」

林贊說完這話,便將面前的這家復活給打發走了,看著林贊一臉自信的樣子,徐志不由得走上前來小心翼翼地問道。

「大哥,你真的有把握把這些東西拿回來嗎?其他的宗門我不知道,但是我是木林中出來的,我對那裡的情況再清楚不過了,你要是真的想要把這些東西拿出來,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跟他們拚命!」

聽了這話后的林贊不由得露出了一次好奇的目光,因為他不知道為何會產生這樣的言論。

「跟我具體說說為什麼這樣?」

林贊的語氣無比的淡然,似乎拚命這兩個字在他的眼睛里是那麼輕鬆的一件事情。

「大哥,既然你問了,那我就跟你直說了,還記得剛剛那個叫曾國的小子說的嗎?這些宗門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狼!」

「木靈中的所有東西都被存放在一個叫做木頭牙的地方,那裡是木林中最強大的陣法所在地,到了那裡,我們若是想要拿那些東西出來,必須讓宗主和所有的長老同時發功!」

「只有這樣我們才真正的能夠走到那陣法當中,把我們需要的東西拿出來,其他幾個宗門,我料想估計也是差不多這樣的情況,所以我覺得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林贊聽了這話不由得笑了笑,若是其他的事情倒也罷了,這陣法正中他下懷,無論是什麼他都能夠輕鬆的解開聽了徐志的話,心裡也增添了幾分底氣。

「今天晚上你們就在這裡好好的待著,畢竟這不是什麼輕鬆的事情,若是你們這群傢伙去了還不夠給我添亂的呢,我明天一早自然會把這些東西帶回來,沒準還會多帶一些!」

林贊說這話的時候無比的平靜,似乎根本沒有把許志的話放在心裡,反而一副嚮往的模樣,讓徐志覺得他似乎是發瘋了一樣,關切的眼神,不由得流落了出來。

。 「你倒是仔細說說,昨天晚上你經歷了什麼。」司勒慢條斯理的拿起桌子上的黑咖啡,低沉的出聲道。

「陳哥帶我去了一個飯局,中途離開了,李總帶我回酒店房間,欲行不軌,我跑了,但是中藥了,剛好遇到司總。」林止言簡意賅道。

司勒極為壓迫的目光一直盯着她,不錯過她一絲神情的變化,那雙鋒銳的眸子極其銳利,彷彿能戳穿所有的謊話。

卻見女子眼眸清亮透澈,沒有一絲扯謊的跡象。

「暫且信你。」他的聲音和他的長相一樣冷冽。

這些酒局他也是知道了,他向來是不提倡也不干涉的態度,畢竟旗下的藝人自願的,就沒什麼好說的,不過聽林止的說法,她是被迫的。

「但是以後希望你恪守本分,最好不要再藉機生事,早日把欠的錢還了。」

林止滿頭黑線,最後一句話才是重點吧?堂堂一個總裁,怎麼銖錙必較的!

就幾萬塊,雖然對現在的她來說是巨款,但是身為男主能不能有點格局!格局要打開!

一點都不大氣,就不能學學其他男主動不動甩手就是一百萬支票嗎?

[不然你以為司勒是怎麼當上總裁的。]系統為男主帶鹽。

「好的司總,我知道了司總。」林止極其卑微。

難得能看到宿主有卑微的時候。

「飯局的事你不願意,就好好和經紀人說,星辰的經紀人不至於到逼迫藝人的地步。」末了,他又補充了一句。

「好的。」林止低眉順眼。

主要是林止為了紅不擇手段,怎麼看也不像是貞潔烈女,所以經紀人想都沒想就想把她推上金主的床。

「你可以走了。」司勒站起來朝着辦公桌去,下了逐客令。

林止也不磨嘰,司勒既然不追究了,她也如釋重負的退了出去。

陳哥一直在不遠處候着,一見林止走了出來,連忙迎了上去。

「怎麼樣,司總有沒有說什麼?」

林止眨了眨眼,如實道:「他讓我恪守本分。」

陳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隨即點了點頭。

司勒撤熱搜的事他也知道了,他想的是司勒愛惜羽毛,所以明面上是不可能承認和林止關係的,畢竟員工和老闆傳出去風評不好。

「我懂,我懂!」陳哥一臉深諳此道的點着頭。

林止眼睛微微眯起,他懂什麼了?

「好好把握!以後你的飯局我能推則推。」陳哥拍拍她的肩膀道。

雖然娛樂圈美女如雲,但是林止的美貌在娛樂圈也是數一數二的,被投資人製片人盯上,找經紀人搭線也是常有的事。

李總也是找了他很多次,那個老色批早就盯上了林止,垂涎她的美色。

陳哥見林止這次得罪了時晉,滑鐵盧,之前有意向合作的甲方也都紛紛反悔,林止沒了資源。

又覺著林止是那種為了資源能豁出去的人,就答應了李總的飯局。

「把握?」林止也悟了,陳哥這是誤會她和司勒的關係了啊!

「陳哥,這次遇到司總是巧合,熱搜也是子虛烏有的事。」

。 去捉張虎這種好事,他們怎麼可能反對。

決定好了之後,一行人從金秘書房裡出來,打算去張虎家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