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準備問問九喇嘛。

先看看這個九喇嘛廢了沒。

只聽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還在一秒九鍵的噴人,看來攻擊有長進,也不知道噴的是不是真的人?

都玩了這麼多年了,也不知道這狐狸玩出什麼名堂了。

三兩步來到九喇嘛身邊,看了看屏幕,在吐槽遊戲不公平。

賭馬,它九喇嘛沒賭贏過……

別人都是看九喇嘛壓誰贏,跟着壓不會贏的那個。

它九喇嘛就是逆風向標!

見到鳴人來了,九喇嘛把鍵盤一推,無精打採的說道:

「臭小子,老夫心情不好,陪老夫玩兩把。」

「今晚陪你通宵~我問問哈,九爺爺,就是上次那個,我把你的查克拉給了一個蛤蟆,然後那個蛤蟆變異了?有沒有事?」

「你把老夫的查克拉給了一隻蛤蟆?什麼時候的事?」

九喇嘛眯起眼睛看着鳴人,不知道他最討厭蛤蟆了嗎!

鳴人尷尬了,咋的九喇嘛不知道,是不是遊戲玩忘了,這多半是要廢了吧?

於是奇怪的問道:

「額……你,你不知道?」

「打遊戲,沒注意,你用一份查克拉我還要看看怎麼用啊?那不得累死啊!」

鳴人只能說果然……

「那……那隻蛤蟆有事沒事?」

「他能扛過惡性,就沒事,有事最好,行了,滾吧,本來心情不好,現在心情更不好了。」

「哦……今晚我是你的……」

「滾」

聊完,鳴人退出封印空間,從蛤蟆龍頭上跳了下來,圍着它轉了一圈。

沒看出來被惡意感染了啊!

是不是這蛤蟆是傻子,傻子沒有惡意可以感染,所以因禍得福?

「怎麼樣,鳴人,蛤蟆龍有沒有事?」

自來也緊張的看着鳴人問道。

這要是有事,不管鳴人說的真假,反正他自來也背的鍋就大了!

深作和志麻也緊張的看着鳴人,只有蛤蟆龍流着口水,上前蹭著鳴人。

鳴人摸了摸蛤蟆龍,笑着說道:

「九爺爺說,沒事」

應該沒有事,有事他就把九尾查克拉抽回來,自己再給蛤蟆龍灌幾瓶葯。

再不行讓佐助切片了,研究研究。

不過目前看來,壞處沒有,好處一大堆。

一人兩蛤蟆同時鬆了一口氣。

志麻開口道:

「既然沒事,那小自來也,我們走了,孫子,回去了……」

蛤蟆龍念念不舍的看着鳴人

「大哥……」

鳴人拿出一摞飼料,遞給蛤蟆龍說道:

「給,多吃點,早點長大,我帶你飛。」

蛤蟆龍歡天喜地的接過來,疑惑的問道:

「蛤蟆,也可以飛嗎?」

「是另一種表現形式…算了…早點回去」

「哦……再見,大哥」

嘭的幾聲,幾隻蛤蟆在和自來也打完招呼,就回去了。

鳴人剛想解釋,但是看着蛤蟆龍獃頭獃腦的樣子,還是算了。

解釋到天亮估計這蛤蟆也不懂。

估計本來就憨,估計現在九尾查克拉一衝,更傻了。

鳴人再次看向自來也,開口問道:

「你昨晚不是說有事找我嗎?什麼事,老頭?」

自來也一屁股坐了下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那個,鳴人說出來你別生氣哈,這事是我和綱手商量的結果……」

「說吧……」

直覺告訴鳴人,他倆看上他什麼了……

自來也清了清嗓子說道:

「是這樣的,你這個基地很大,你不在的時候,每天雇傭的下忍起碼20個,而你身為忍者,要麼選擇老老實實種田,要麼好好做任務,你懂我的意思吧?」

鳴人想了想,這是讓他二選一嗎?

不過既然這樣問他,綱手他們應該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就是自己可能會吃點虧。

不過嗎~~

鳴人一把握住拳頭,邪魅的看着自來也。

「我全都要!」

「……」

自來也捂著額頭,

「你給我正常點!因為你這個基地的事,村子還要專門派一個忍者安排你的任務,而且涉及的家族有點多了,綱手的意思,以後派兩個人,在你這裏安排一個辦公室,定期整理任務發給鹿久,並且這個人幫你打理這裏,明白吧?」

說完自來也停下一會,讓鳴人思考一下。

鳴人想了想

這樣好像也行啊!

你要是免費幫我打理我更開心。

也只能想想,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怎麼感覺,你們出兩個人,然後白嫖我五層的收入啊……」

「幫你管理,這麼大一片地方,你什麼事也不用管了,定期村子給你打錢,你當個大地主還不開心?還想怎麼樣?」

「這麼說……我還是有點捨不得……感覺你在欺騙未成年少年啊……」

「你捨不得啥,沒事村子安排你做做任務,你這個年紀啊,正是修鍊的時候,不要被這些瑣事耽誤了!沒事還能和佐助,雛田一起去唱唱歌?賺賺錢?這不開心嗎?怎麼你還真怕你在木葉唱歌綱手打死你啊?你想想對不對?」

自來也這麼說,鳴人真的有點心動了,關鍵是他相信自來也和綱手不會坑他。

鳴人眯着眼睛看着自來也,還有一種情況

你倆缺嫖資和賭本了?

其實想一想也行,

最重要的是,有事沒事出門浪浪,做做任務,任務途中可以去搞一些事……

但就是捨不得丟手啊!

鳴人咬了咬指甲,他還有一個問題:

「我能問一下,那三成的錢是歸誰用?」

你要是到了團藏和那個兩個傻13顧問手裏,我還不如荒廢了。

「你覺得我來問你會是歸誰用?難不成我會給團藏他們當說客?歸火影用……」

「那……那……」

「那什麼那!同不同意,簽不簽!」

自來也站了起來,怒視鳴人,沒看出來這小子還有婆婆媽媽的性子!

就不能學學你爸,什麼都快!

「我七成行不……」

無視自來也的眼神,鳴人試探的問道。

「我走了」

說完自來也轉身準備離開。

「六成!六成!別啊……我同意……我同意……合同呢?」

「哼~」

自來也得意一笑,轉身說道:

「明天來火影樓簽字,還有,我補一會覺!你別吵我!」

說完自來也真的轉身走了……

毫不拖泥帶水,他怕這小子反悔,沒完沒了。

7017k 第452章張家之人去了月陽

不一會兒,如煙就推門進來了,她一襲鵝黃色衣裙,身段婀娜,面容精緻,看起來倒是十分美貌,完全不像是生過孩子的女人。

「主子」

如煙見到蘇招娣,便微微彎身拜見。

蘇招娣起身,扶住她道。

「不必如此,我們可是許久未見了,你如今這兒如何了?」

如煙親自給蘇招娣斟茶,說道。

「這兒如今都沒什麼人了,主子給我送來的兩千兩銀子,我新弄了一個花樓,如今生意很好,只是這裏因為有些人還是會來,便也留下了。

蘇招娣點點頭,問道,「那最近誠叔他們可有送消息來?」

如煙道,「有」

她說着,從袖中掏出兩張紙條,遞給蘇招娣。

蘇招娣拿了紙條,坐下看過之後,眼神頓時一凝。

「張家居然去了月陽?」

如煙道,「是,這條消息時蘇凌那邊傳來的,誠叔他們如今西疆,那裏如今正在大戰,西疆皇帝即將駕崩,皇子們都在奪嫡!」

蘇招娣看着那兩張紙條,眸中閃過一道精光。

「看來誠叔這次能從西疆帶回不少種子,好好培養,將來是能有大用的。」

「月陽……」蘇招娣喃喃的念著這個名字,臉色漸漸變得凝重。

秋月在一旁說道,「主子,月陽可是官奴流放之地,這張富派人去了那裏,是否是……」

「不管是不是,我們都必須派人趕過去,若是,便最好,不是也要把張家那些人都誅殺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