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張偉說這話的時候毫無表情,彷彿在說殺一隻雞。

「附議!一刀砍了,乾淨利索!」林錚也道。

另一邊的陳玄心中一滯,心道這幫異族真的是太狠了,為了自身的安危,僅僅是懷疑,就想連自己人都幹掉。

朱岩道:「我都行,我棄權。」

他才不在乎一隻兔人的死活,只是有些可惜,畢竟異族卧底太少,殺一個就少一個,會很無聊的。

他們內部早就形成一套機制,只要是無法決定的事情,都會以投票的方式進行最終決斷。

看到他們表態,小貓連忙搖頭道:「我們這些異族能隱藏這麼久,靠的就是互相扶持,若是隨意殺害異族,恐怕不能服眾,我們的臨時同盟早晚會瓦解,我不同意。」

「而且,萬一陳玄真是老金的人呢,等老金回來,你們怎麼跟他交待。再者,一個異族卧底就是一顆價值極高的『天品化形丹』,這麼浪費掉不覺得可惜嗎?」

她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反對意見,眾人都有些詫異的看向她。

「小貓,你是不是喜歡上那小白臉了?」張偉哼道。

「我才沒有,怎麼可能,我們才認識幾天。」小貓立刻狡辯。

onclick=”hui” 0103最大贏家

「一億兩黃金加極品凝氣丹十枚及奔雷劍。」七大門派之一的天劍門出價競爭。

滿場嘩然,天劍門竟然連鎮派雙劍之一的奔雷劍都捨得拿出來了。

天劍門有兩柄鎮派寶劍,一是無雙劍,名劍譜第一,天龍大陸十大名器排名第四;另一柄就是這奔雷劍。

奔雷劍,超越靈器的偽仙器,天龍大陸十大名器排名第十,一劍出,劍氣聲如奔雷快若閃電。

大陸十大名器分別是:朱雀鼎、青龍刀、碧血槍、無雙劍、裂天爪、君子劍、玄冰鞭、寒鐵扇、如意棍、奔雷劍!

為了這塊令牌,天劍門拿出奔雷劍也是下血本競價了。

「一億兩黃金加極品凝氣丹十枚及如意棍」天龍寺加入了競爭。

「我太極觀出一億兩黃金加極品凝氣丹以及君子劍。」

競價進入白熱化,一家比一家出的高。

歐陽慧倫開始猶豫起來,又不是不能偷渡,自己有足夠的把握不被發現;再說,還有湖心閣這條路么,拿下大比第一還是有信心的,至於能否晉陞武聖,從來就不擔心這個問題。

這時,旭公公卻突然傳音過來,言明此物對家族很重要希望能夠幫忙拍下來。

拿到旭公公悄悄轉送過來的金票后直接再次競價:「兩億兩黃金加十枚極品聚神丹及極品靈器流雲衣一件。」

流雲衣是防禦型靈器,可承受三化境巔峰或初入武王全力一擊;防禦型的靈器更是稀少,這服飾靈器可以說大陸僅此一件,實用性也非常強,遠超極品靈器價值,等同於半仙器的價值。

歐陽慧倫一下將價格抬高了將近一倍,引得眾人咋舌不已,驚異倫王怎會擁有如此驚人的財富。

七大國皇室家業太大也不敢花費太狠,基本已經退出競爭行列,僅剩七大派能夠一爭之力。

一番激烈競價后,七秀坊出價到「兩億兩黃金,極品凝氣丹十枚以及兩件十大名器中的寒鐵扇和裂天爪。」

至此,十大名器已現其六,玄冰鞭在譚嵐嵐手上;剩下前三的三件無人知曉在哪?

七秀坊以天價暫時領先,其它六大門派沒有七秀坊的經商能力和經濟實力,基本已算退出競爭行列;唯一還能與之競爭的只剩下倫王一人。

「兩億兩黃金加百枚極品聚神丹及極品靈器流雲衣一件,極品靈器寶劍一柄,初入武王境傀儡一具。」歐陽慧倫不負眾望開口競價。

七秀坊出價已到極限,經商多年不是沒有壓箱底的,可是要傾家蕩產的去爭這塊令牌覺得並不划算,鬼知道倫王還有沒有底牌,也就索性退出,大不了以後再競拍就是了。

最終,在連問三遍無人應答后,軒轅素蓮敲下了小鎚子。

歐陽慧倫獲得令牌,成為這次拍賣會的最大贏家!

軒轅素蓮蓮口輕張:「諸位,本次拍賣會到此結束,十日後結束報名舉行會武大比;這十日中,本閣明日將會在此開闢臨時免費交易場所十日,有興趣的可以在此進行自由交易,也可以與我湖心閣交易,感謝諸位的來臨!」

。 在通往演武場的山道之上,莫道人帶領着執法弟子已經將蘇牧!

團團包圍,特製的破罡弩對準了蘇牧的五陽魁首,稍有輕舉妄動就是萬箭穿心的下場!

莫道人問道:「蘇峰主你不該來的,你本可在長明峰靜待歸墟劫難的到來!」

長明峰主蘇牧終究是一個很大的麻煩,以前莫道人還有信心拿下這個麻煩,但已經進入世界境界的修行者總會突然學會,許多不可思議的神通。

這些不可思議的神通,就是不確定因素!

因為有了不確定因素,所以莫道人並沒有什麼信心,所以只能以禮相勸!

蘇牧用平淡的眼神看向了四周的執法弟子,說道:「按照咱們太虛山的規矩,貌似真傳弟子回來用不着這麼大的禮節吧!」

「莫師叔難不成咱們太虛山的規矩改了不成!」

莫道人我無言以對,但卻不能任由蘇牧走過這條山道。

山道盡頭便是演武場,一旦蘇牧到了演武場那將會引起一場巨大的波瀾!

無論對於哪一方來說都極為不好,所以莫道人必須在此地攔截住蘇牧。

「執法弟子聽令,布天羅地網大陣,若長明峰蘇先生有絲毫輕舉妄動,即刻放箭!」

令下,執法弟子開始佈陣!

蘇牧看着眼前這些向四周擴散,開始佈陣的執法弟子,有些輕蔑的說道:「莫師叔難道以為憑藉這些個歪瓜裂棗就能夠困住我不成!」

若來的是掌教至尊他必然自行走上思過崖,但來的是莫道人已經說明有人希望他蘇某人同那位瑤池江聖子打一場。

盛情難卻,更何況他本來就想要跟江道打一架,好宣洩心中自若水之地就積攢了許久的怒火!

「莫師叔我不想與思過崖一脈開戰,但還請不要逼我出劍!」

蘇牧捧在懷中的劍匣在一瞬間有種要打開的衝動,莫道人細細感受着匣中的劍意。

心中五味雜陳一起湧上心頭,那口劍是世俗間的劍!

而且對於他們來說也不陌生,正是三萬年前長明真人的佩劍,「青鋒!」

「既然是長明師叔的意思,那便放行吧!」

蘇牧行禮說道:「多謝莫師叔!」

莫道人領着已經撤去陣法的執法弟子,作揖行禮目送蘇牧遠去。

……

山道之上莫道人看着蘇牧的身影消失在山道盡頭!

演武場上,一眾弟子看着蘇牧從山道上走出!

手捧劍匣,身穿道衣的蘇牧充滿了出塵的氣息,看上去倒不像是個修行者!

像是隱居在山間的隱士一般,長相雖算不得貌比潘安,相比宋玉!

可看上去十分的賞心悅目。

蘇牧躬身行禮說道:「見過大師兄,見過大師姐,見過各位師兄師弟,見過瑤池的諸位道友!」

眾人也是紛紛起身見禮,如今就能看出來虛名的威力了!

相較於名不經傳的顧小劍聖,這位長明峰峰主,前鎮妖軍主將,前些日子剛剛大出風頭的蘇牧顯然要比那位家中遭遇變故的顧小劍聖的顧琅,值得尊重的多!

「不知道這一次蘇某來的是否有些遲了!」

道明起身說道:「長明峰蘇先生自然會遲,相信江道友也是十分期待與蘇先生比試一場!」

江道一同蘇牧之間的恩怨,道明早已探知的一清二楚!

就算蘇牧不動殺機,僅僅是獨孤劍聖的劍,也必然不會讓這位江聖子好過。

這畢竟是「孤獨劍聖」的劍!

汝清顏聲音情冷的說道:「蘇先生剛才顧小劍聖已經與江聖子比試過了,難不成蘇先生要趁人之危不成!」

蘇牧懷中劍匣並不是什麼尋常的劍,昔日獨孤劍聖一劍斬大羅仙家!

就算是蘇牧懷中劍匣里的劍不足萬分之一,對於江道一來說都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接下的!

她不希望那樣的結局出現在眼前,所以她必須阻止蘇牧出劍!

蘇牧冷淡的說道:「大師姐新婚燕爾如今竟然胳膊肘往外拐,瑤池聖子已經是不朽金仙境界的上層人物,蘇某又怎麼會傷到大師姐的道侶!」

「蘇先生打得什麼主意,當真以為本宮主不知道嗎?」

「還是那句話,若江道一身死,你便給他償命吧!」

汝清顏接連不斷的狠話,讓在場的弟子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大師姐竟然會認為蘇牧能夠擊敗江道一,甚至可能會將江道一斬殺在此!

世界大道修行者斬殺不朽金仙境界的修行者,這是在開玩笑罵?

而且還是一個一點兒也不好笑的玩笑!

「莫非這位長明峰蘇先生真的有什麼與眾不同之初嗎?」

但看上去平淡無奇的蘇先生又哪裏會有與眾不同之處,但那為真傳弟子身旁有位身穿青色道袍的青年瞪大了雙目。

盯着場中的蘇牧說道:「他曾從思過崖逃出!」

青年說的很短,很多人聽在耳中卻是異常震驚。有的弟子甚至冒出了一層冷汗,太虛山聖地思過崖的那道石梯,可從沒有人能夠在未道規定時間的時候逃出!

然而這位蘇先生卻能夠從石梯逃出,已經說明了本身的不凡之處!

……

蘇牧極為不喜歡現在的場合,因為這本來是一件私事,他卻是假公濟私!

「江先生別來無恙!」

江道一答道:「確實別來無恙,還要感謝蘇先生,若非蘇先生江某也娶不到清顏師妹!」

「那江先生認為自己能否活着走出演武場呢?」

蘇牧威脅的說道,但天幕之上將目光依舊留在此地的太上長老們,似乎並不是很在意蘇牧的威脅。

是自信嗎?

自信蘇牧不是江道一的對手,放狠話也不過自取其辱嗎?

但有時候自大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比如說現在。

江道一淡然一笑,說道:「我若死了後果很嚴重,對於大荒中的修行者來說不是見好事!」

「雖然妖族已經撤走,但聽聞蘇先生平日素來溫和,相必不會下殺手,所以我無懼!」

他不相信蘇牧會殺他,不僅僅是因為他是瑤池聖子,關乎天下修行者。

更因為蘇牧其人的性子,即便他也曾領軍對陣妖族,但也顯得極為溫和!

故而江道一不會相信,蘇牧會殺他!

聞言,蘇牧將劍匣落在地上,撒然說道:「果真不愧為瑤池聖子,洞徹人心。」

「算準了我不會殺你,但若水的事情終究還是需要去了結!」

誠如江道一所言,他的確不會殺了江道一,但削掉些許修為還是可以的! 鄭錫陽到達劇組拍攝現場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了,在這期間,整個劇組都在安安靜靜的準備要進行拍攝的道具,根本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李導時不時看向蕭謹言的方向,心裡突突突的直發憷,我的鄭大影帝,鄭祖宗唉,你怎麼還不來啊!

看到鄭錫陽那張陽光俊臉的那一刻,導演差點兒直接哭出來,連忙迎上去,囑咐道:「等下見了蕭總,你可千萬別亂說話!」

他很清楚最近網上發生的那些事情,知道鄭錫陽心心念念的想要將蕭總的媳婦兒追到手,可這種事情想想就好了。

鄭錫陽這個頭鐵的,竟然是直接付出了行動,這不是找死呢嘛,就算是影帝怎麼樣,那能和蕭謹言一較高下嗎?

「蕭總?」鄭錫陽擰眉,察覺到一道凌冽的視線,轉頭看到不遠處遮陽傘下悠哉坐著的男人,那張臉霎時間就變了。

「導演,你說的投資人就是蕭謹言?」

「你不知道?」李導驚了。

「不知道!」鄭錫陽咬牙,說著就往蕭謹言那邊去。

李導急了,「錫陽啊,你聽沒聽到我剛剛說的話,千萬不要和蕭總起衝突啊!」他追了兩步,還想繼續跟過去,就被沈翔攔住了,就連鄭錫陽的助理也被攔下。

「抱歉,我們老闆和鄭錫陽有些事情要談,導演還是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哎,既然蕭總和錫陽有話要說,我就不打擾了。」導演艱難的擠出一個笑容,又看了鄭錫陽一眼,這才心事重重的轉身離開,希望不要出什麼亂子的好。

聽說鄭錫陽也有背景,雙方都不是他惹得起的。

「蕭總,又見面了!」鄭錫陽如常的開口打招呼,道。

蕭謹言抬眸看他,「鄭大影帝當真是死性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