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就離譜!

「你果然是我命里的剋星!」

瞪了他一眼,沈懷琳揉著脖子,往外走。

霍城跟在身後,有些委屈:「剛才是意外,我也沒想到你會看著我流鼻血……」

「好了,這件事不要說了!」

沒等他把話說完,沈懷琳及時制止。

眼睛瞪得像銅鈴:「這件事你知我知,就不要告訴其他人了,難道我不要面子的嗎?」

說話間,房門打開,沒想到門口竟然站著沈文林。

見到他,沈懷琳下意識的倒退一步,險些倒進霍城的懷裡。

「爸爸,您怎麼在這兒?」

「剛才傭人去叫你起床,結果發現房裡沒人,擔心你出事,所以就四下找找看。」

聞言沈懷琳心虛不已。

四下找找看,結果就在霍城的卧室門口等著,這不是明擺著的嘛!

「看樣子,我還真是沒猜錯。」

視線在兩人身上打量一番,沈文林冷哼一聲,沒什麼好氣,「你們兩個還真是……雖然馬上就要訂婚了,但是還沒結婚,彼此之間還是克制一些比較好。」

說完又瞪了霍城一眼,語氣更加不善,「原本以為你是個知理懂事的孩子,沒想到也這麼胡鬧。」

一甩袖,揚長而去。

沈懷琳眨了眨眼睛,有些拿不準主意:「我咋覺得我爸好像生氣了呢?」

「你的感覺是對的。」

「他為啥生氣?還有剛才他說的話,我怎麼有些不明白呢?」

剛醒過來,又扭了脖子,現在沈懷琳的大腦已經脫離了正常思考軌道。

霍城微微一笑,故作正經:「大概是恨鐵不成鋼吧。」

「……啊?」沈懷琳更懵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邢盛被抓,邢家二爺老實了不少。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慫了,總之景琦瑜他們的炸雞鋪子是再也沒有被邢家的下人盯梢過了。

「裝好了,綁結實點,可別灑了,這幾罈子藥酒裡面可放了我不少珍貴的藥材,要是弄灑了我跟你拚命啊景大頭!」

景氏炸雞鋪子門前,景琦瑜往馬車上搬了七八罈子的藥酒,這些都是要送去洋縣「仁德醫館」去的。

這個仁德醫館正巧與安濟堂不對付,當初景琦瑜和邢炙在安濟堂吃了虧,報復心有點強的景琦瑜,這不就帶著邢家出事的機會,趕緊就去了仁德醫館推銷自己的藥酒。< 《暴富秘籍:我養的男主開掛了》第七十六章藥酒這條路安排上 第四百六十五章聽牆角 顧兮兮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想不開要站在窗戶邊上,偷看墨錦城。 明明幾分鐘之前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大可以大大方方的看呀! 卻非要等他走了,躲在這裏偷偷的看。 心裏這麼琢磨著,視線卻鎖定在墨錦城的身上。 這個男人不光是長的很好看,身材一級棒,就連身上的氣質也是一般人根本就沒有辦法企及的。 顧兮兮有時候在想: 就算是一塊破布穿在他身上,估計也能夠穿出模特般的氣質來。 就這樣,她看着看着竟然看呆了。 直到—— 正準備上車的男人,像是後腦勺長了眼睛似的,突然回頭。 他那犀利無比的視線陡然射了過來。 讓顧兮兮頓時有一種無所遁形的錯覺。 就好像是自己偷看別人洗澡,突然被抓包了。 「啊!」 心虛的她一聲尖叫,連連後退。 可她卻忘了身後沒多遠的地方,就是沙發。 「嘭!咚!」 她狠狠的被絆了一下,整個人直接後仰,摔了一個四腳朝天。 這動靜直接把躲在房間裏面的兩個孩子給驚動了。 顧小熙一把拉開的房門,沖了出來。 顧小諾也緊緊的跟在哥哥的身後。 當他們兩個看到四仰八叉摔在沙發邊上的顧兮兮之後,一臉震驚。 「顧兮兮,你這是在練什麼奇形怪狀的瑜伽嗎?」顧小熙皺眉。 顧兮兮手忙腳亂的爬了起來,小臉微紅:「咳咳,算是吧。」 顧小諾左右張望了一番,發現客廳裏面只有媽咪一個人,頓時有點失望:「媽咪,有錢叔叔呢?」 「哦,他剛剛有點事情要處理,所以先走了啊!」 顧小諾一聽這話,頓時就不高興了:「有錢叔叔不跟小諾說再見就走了嗎?哼,小諾生氣了!」 說完,她就氣鼓鼓的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去了。 ***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第二天的下午。 今天病人比較多,顧兮兮忙的腳不沾地。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的時間,她立刻的換好了衣服,匆匆離開。 因為在中午的時候,她就收到了焦長敷發過來的短訊。 那是一處私人會所。 計程車開了大概四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停在了會所的門口。 顧兮兮下了車。 正準備走進會所,突然想起了上次見面的時候,慕千塵跟自己說的那番話。 「兮兮,如果他聯繫你了,你千萬不要一個人赴約,一定要叫上我跟你一起去!」 雖然說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 顧兮兮進門之前,還是給慕千塵打了一個電話。 這一次,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喂,大師兄?」 顧兮兮的話音還沒來得及落下,電話那頭就傳來了一道女人嬌媚的聲線。 「唔,塵哥哥......討厭!」 是墨雅緻的聲音。 顧兮兮愣了一下。 甚至還以為自己是不是打錯電話了。 可是當她看了一眼手機屏幕,才確定自己沒有撥錯號碼。 「啊......塵哥哥,我好愛你!」 女人那帶着幾分壓抑跟嬌媚的聲音響起。 顧兮兮並不是未經人事的女人。 聽到這個聲音她如果還不知道對面在做什麼,就太假了。 估計是大師兄跟墨雅緻兩個人情難自禁,不小心碰到了電話,這才接通了吧。 顧兮兮沒敢繼續聽牆角,連忙將電話掛斷。 不過,琢磨了一下,她還是覺得有必要跟慕千塵打個招呼。 於是,就飛快的編輯了一條短訊發了過去。 做完這一切之後,她才邁開步子走進了私人會所。 而另一邊,墨雅緻的手裏正拿着慕千塵的手機。 嘴裏還在忘情的叫着,說着那些曖昧的詞語。 可現在的她,身上的衣服穿的好好的,正端端的坐在慕千塵的辦公室裏面呢! 上一次,經過顧心妍的提醒之後,墨雅緻開始產生了危機感。 所以這段時間,她盯慕千塵盯得很緊。 就連他上班的時候,她都要跑過來。 他沒事,她就在旁邊陪着。 他有事,她就坐在辦公室里等著。 目的有倆個。 第一個是為了警告醫院裏面其他對慕千塵心懷不軌的女醫生護士,別打自己男人的主意。 第二,為的,就是不讓顧兮兮趁虛而入。 果不其然,經過她這幾天的蹲守,還真被她等到了。 這不,慕千塵剛剛被叫出去開會,顧兮兮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看着手機屏幕上跳動閃爍著的「小師妹」三個字,墨雅緻就嫉妒的眼紅。 小師妹! 多寵溺的稱呼啊! 可是慕千塵給自己電話備註卻是「墨雅緻」。 一想到這個,她就恨的牙痒痒。 本來,她是想直接掛斷電話的。 可是又怕慕千塵知道了會生氣。 於是,靈光一閃,想到了這麼一個好主意。 這不,自己才說了兩句話而已,顧兮兮那邊就主動將電話給掛斷了。 「哼!我就不信我都這樣了,她還好意思打電話過來!」墨雅緻得逞的冷笑。 可她還沒高興多久,就看到手機嗡嗡的震動了一下。 「靠!電話打了不行,竟然還要發短訊!顧兮兮你可真賤!」 墨雅緻低咒了一聲,不甘心的將短訊點開一看。 發現顧兮兮發過來的是一個地址。 「原來是那個焦長敷約她見面了啊!」 墨雅緻沉吟了片刻,飛快的將那條短訊給刪除了。 就在她將電話放下的時候,門口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我有電話?」 墨雅緻被嚇了一跳,直接站了起來。 慕千塵徑直走了進來。 剛剛他看到墨雅緻將他的手機放下了,所以又問了一句:「是我有電話嗎?」 墨雅緻回過神來,連忙搖頭:「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