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就連歐陽慧宇都被她逼着陪練,一舉突破到三化境8重巔峰。

這種進步速度,就連金麻雀都有點咋舌了,歐陽慧倫那麼妖孽也就算了,可他妹妹也有點不同尋常啊。

「唉,看來鳥也得要加把勁了!」

金麻雀吶吶自語后,便直接趴在了地上……

七日後!

歐陽慧倫雙目都開始暗淡了,煉製王丹對他消耗太大。

可是,他卻很興奮,因為他已經成功融合了一百多種藥液了,只差一點了。

「第兩百次,融合!」

他沙啞的聲音響起,焱心焚焰和精神力都飛入了金色的藥液中,先穩住了之後才將各種靈液都融合進來。

第一種,

第二種……

第一百九十九種,

兩百種!

「哈!」

歐陽慧倫的眼神璀璨,越來越凌厲,最後化作一聲長嘯。

而丹爐中所有藥液都融合在一起了,被焱心焚焰死死壓制着,劇烈地震顫,而歐陽慧倫眉心都亮了起來,清晰的浮現出一個奇怪的圖案。

精神力強控!

「嗡……砰!」

約莫一炷香后,金色丹爐晃動了幾下,便靜止了下來。

而一枚淡金色的丹藥雛形,也在焱心焚焰的包裹下,緩緩地呈現了出來。

凝丹成功了!

歐陽慧倫頓時喜不自勝,身上的頹敗之色也一掃而空,又變得神采奕奕了。

提煉、融合、凝丹,他已經做到了三步了,現在就差最後成丹了。

「雖然很艱難,但我會成功的!」

歐陽慧倫用力的揮舞了一下拳頭,而後,焱心焚焰與精神力又再次的飛入了丹爐中……

「嗡……!」

三日後,小別院內閃爍起了一道亮光,如白霧一般,瞬間就將歐陽慧宇包裹了起來。

不多時,他身上的氣息,也是猛地沉下來。

跟着,一股強烈的波動,輕悠悠地滌盪了開來。

「喀擦!」

在他的丹田中,壁障發出玻璃破碎般的清脆聲音。

頓時又一道真氣,自他手心浮現,總計出現九道真氣氣罡。

他也突破了九重三化境,這也是他這段時間以來,經常被歐陽芊雪逼着磨礪的結果了。

「怎麼了?」

金麻雀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眼球上佈滿了血絲,一臉迷惑地望了一眼歐陽慧宇后,頓時就彈跳了起來,鳥喙跟着抽搐了一下:「本座只是修鍊了一會兒,你怎麼就突破了?」

……

一時間,眾人,包括風徐火鵰隼都撇嘴的鄙視了它一眼。

分明就是在睡覺,還好意思說修鍊。

「不行了,看來本座真的要好好努力了才行!」

金麻雀說完,腦袋一低便又趴在了地上。

只是……

哪來的呼嚕聲?

「還真是難啊,又失敗了!」

三天後,歐陽慧倫跌坐在地上,他已經連續失敗四十九次了,就連焱心焚焰都暗淡了下去,只能先停下來休息一會了。

「八哥,不要着急,王丹哪有那麼容易煉出來的。」

歐陽芊雪有點心疼給歐陽慧倫打來了洗臉水順便安慰幾句。

「你現在進步已經很快了吧?」

歐陽慧宇笑了笑,八哥的煉丹天賦的確是很罕見的。

而讓他有點自卑的是,即便是歐陽慧倫這麼多種類同時修鍊,都比他要快上許多。

這打擊不是一般的大啊!

「那隻鳥最近有點懶啊!」

歐陽慧倫望了一眼金麻雀直接撇嘴。

「誰,誰說本座懶了?」

金麻雀醒了,睡眼迷濛的模樣,有點分不清東南西北。

讓歐陽芊雪直捂嘴輕笑,還真是一隻極品鳥啊。

時間一晃就又過去了半個月。

距離凌風煉製丹藥,已經過去了一個月,就連風徐火鵰隼都突破了,晉級成為六階成熟期巔峰的靈獸,已經追平了金麻雀的等級。

這讓金麻雀齜牙很憋屈,發狠要努力修鍊。

於是……

它又睡著了!

「提煉……成功!」

「融合,……成功!」

「凝丹,……成功!」

「成丹……!」

這一天,歐陽慧倫雙眼閃亮,整個心神都沉寂在煉丹中,狀態出奇的好。

隨着失敗的次數越來越多,他對於王級藥草的煉製,也愈發的得心應手,在這前三個過程中,成功率已經高達八成。

而現在,他正在進行最後的成丹!

「嗡嗡嗡……!」

赤金色的丹爐中,那淡金色的丹藥雛形在劇烈的震顫著,表面那凹陷、不規則形狀,也在不斷的扭轉,逐漸的圓融了起來。

板塊的擠壓在不斷的蠕動,讓各種藥液更加均勻的融合,而一條條弧線,正在緩慢的形成。

雖然很緩慢,但是歐陽慧倫卻雙目灼灼,因為他看到了希望!

「嗡!」

驀地,在一個時辰之後,那赤金色丹爐輕輕晃動了一下。

緊跟着,一切都平靜下來,沒有太大的波動。

但是,歐陽慧倫卻笑了。

緊跟着,一枚淡金色的丹藥,在焱心焚焰的包裹下,一點點地飄飛了出來,迎著陽光顯得晶瑩剔透,就像是玉石一般。

葯香都被焱心焚焰隔絕了,可是,光是那色澤,就亮瞎了眾人眾獸的雙眼。

這一刻,連他們都激動得瘋狂了。

一個月的時間,歐陽慧倫終於煉製出了王級丹藥。

王丹就那麼飛旋在半空中,淡金色的光澤,並沒有達到極品的地步。

那流水一般的線條雖然沒有銜接成丹紋,但是卻很清晰的呈現在眾人的眼前。

它們形成了九顆星辰。

九品王丹!

這一刻,他們都驚呆了,就那麼怔怔地望着,都說不出話來。

這才是凌風煉製出來的第一枚王丹啊,竟然就達到了這個程度。

不得不說,這種煉丹天賦太強大了,如果傳出去的話,也不知道王城、武聖秘境乃至於整個天龍大陸都會震撼成什麼樣子,只怕都要颳起一股風暴了。

「咻!」

歐陽慧倫開心的笑了笑,連他都有點吃驚,不過結局終歸是很好的。

精神力一動,那枚丹藥也就落入了儲物戒中。

「呼!」

直到,那淡金色的光芒消失,眾人眾獸才回過神來,像看怪物一樣看着歐陽慧倫。

他完全就是屬妖怪的,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要驚人的。

「小妹,我有點累,咱們烤肉吃吧。」

歐陽慧倫沒有任何形象的坐在地上,臉色有點蒼白。

第一枚王丹的煉出,那消耗連他都撐不住的。

可是,卻無比的興奮,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嘛。

「嗯,好!」

歐陽芊雪連忙應下,拉着歐陽慧宇小跑出去,拖着一頭妖獸洗剝個乾淨,然後在小別院中升起了一個火堆,將妖獸架在上面烤了起來。

「刺啦!噼里啪啦……」

不久后,肉香飄散了出來,黃金色的油脂,從妖獸身上滴落下來,令得火焰不斷地竄起。

歐陽芊雪取出一柄小匕首,將獸肉都切開一些,撒上鹽巴與作料,令得肉香更加濃郁了。

「咕咚!」

金麻雀醒了,一骨碌就爬了起來,直接衝到了火堆前。

那佈滿血絲的雙眼,流露出貪婪的光芒。

「修鍊」這麼久,它也餓了。

約莫一刻鐘的時間,那妖獸獸肉就烤熟了,金麻雀毫不客氣的撕下了一條腿,鳥喙一張就啃了起來。

一點做鳥的覺悟都沒有!

「喲,原來你也在啊?」

忽然,它眼珠子一轉,望見了歐陽慧倫,撲騰著翅膀飛了過來,直接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說道:「也對,王級丹藥是很難煉製的,適當的休息一下,對於煉丹也是有好處的。」

「啪嗒!」

風徐火鵰隼利爪中的獸肉直接掉在地上,一臉獃滯的看着傲嬌鳥。

雖然歐陽慧倫煉製出第一枚地丹的動靜不大,但是整個小別院都已經知道了。

唯獨……它在睡覺!

就連歐陽芊雪都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神色古怪地望着傲嬌鳥。

歐陽慧倫也有點忍俊不禁了,這隻鳥果然極品啊。

「你們為什麼這麼看着我?」

金麻雀一怔,仔細打量了下自己,撇嘴道:「難道本座又帥了?」

「噗!」

「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