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只能說,麗院千華很容易讓人放下警惕。

身後兩女的交鋒神宮悠並不清楚,並且,他的注意力很快轉移到了其他方向。

有妖魔的氣息在攀雲院下的村莊出現,並飛速朝着此地衝來。

「計策,生效了。」

看到妖魔的身影,神宮悠當就場準備下去,只是,腳步剛剛邁動他就止住了自己的打算。

不是擔憂血菩提被偷,而是他沒有下去的必要了。

那隻妖魔出現之後,對於村落不管不問,直直的沖向了攀雲院。

這使得神宮悠僅僅站立原地等候數息,一條牛犢大小的猙獰黑犬就跑上了山道,到達了攀雲院前。

站在門外的它貪婪的看了一下院中的池塘,又看一下寶樹,那黑犬的臉上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容。

「寶物,還有秘境,我黑犬大將的運氣來了!」

「嗚嗷!!!果然,陰境就是天堂,嗚嗷……我黑犬大將要建立自己的組,要成為幹部,要娶一百個新娘!」

「我要發達了!」

……

7017k 你們還想跑?

呵呵噠~

沒有卡卡西這個五五開在!

除了再不斬和白~

全都給我死~~

拿出了一枚苦無,鳴人看向了正在對戰雛田的石立。

緊接着猛的向雛田扔出苦無,與此同時,手中丸子搓起來~

「雛田!!小心啊,哥哥扔錯人了!」

雛田一愣,連忙一拳打碎石頭,極速後退幾步。

因為開着白眼,不用回頭,臉色頓時怒氣衝天!直勾勾的看着對面的石立,大喊道:

「漩渦鳴人!你這個臭傢伙!!平時讓你好好練投擲苦無!你這都是第多少回了!離婚!」

鳴人:……

雛田你演的過了哈!居然說離婚!你是不是有這個意思!

今晚打屁屁!

雛田對面的石立看着鳴人手上的螺旋丸,動作也是一停,這玩意扔不出去吧~

哈哈大笑道:

「原來是一對垃圾!金剛居然這麼大意,死的可惜了!!」

雖然不太明白這倆怎麼這麼小就結婚了。

但是好像因為他吵架了~

這不得嘲諷一波!

然而下一瞬,雛田反手接住苦無,又順勢向著石立扔了過去!

「哼!還是看姑奶奶的!走你!」

石立頭一歪,就躲過去,回頭看向雛田,接着笑的更猖狂了。

這是什麼神仙情侶!

「你們怕不是來搞笑的吧!那就乖乖去死吧!」

遠處躺屍的金戀花,突然瞳孔一縮!

急切的向著石立喊到:

「石立小心身後!」

然而,晚了~

「大玉螺旋丸!!!」

鳴人瞬間出現在石立身後,接住苦無,一發大玉螺旋丸,推著石立向著雛田而來。

「吼哦!!!」

「螺旋丸!」

雛田凝聚的金雷虎猛烈的嘶吼著,口中亦是一發螺旋丸凝聚!

向著迎面而來的石立,砸了過去!

「啊啊啊啊啊!!!」

被鳴人和雛田夾擊的石立發出了痛苦的慘叫,猙獰看着眼前的雛田。

拚死伸出手,手上寶石亮起。

一起死吧!!

讓你倆玩我!!!

雛田則是不屑的抬起頭,看着石立微微一笑:

「鳴人君~退後,我要開始玩爆炸了~」

「哦哦哦~~」

鳴人立馬一個瞬步後退,而雛田看着寶石凝聚查克拉,虎爪輕輕在上面一點。

寶石瞬間暗淡了下去。

哼~

姑奶奶破壞了你的查克拉,看你怎麼自爆,還是讓我來吧~

然後留下金雷虎,脫身後退,瀟灑的轉過身,撩起頭髮~

手掌捏拳,然後張開:

「boom~~~」

「轟!!!」

劇烈的爆炸,帶着恐怖的氣浪向著雛田襲來!

「哎呀!!!」

雛田被炸的一個狗吃屎趴在沙灘上。

在鳴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雛田麻溜的爬了起來。

再次擺好造型!

就是背有點疼……

「呸呸呸!!我明明計算好了距離啊!!不應該是這樣!」

吐了吐沙子,雛田有點不開心!

鳴人:……

我要說我什麼都看見了,會怎麼樣……

鳴人搖了搖頭,先找到爆炸點,一片血肉模糊。

再次搓一發螺旋丸,把模糊的血肉,分裂成肉泥。

基本可以確定死透透了后。

才來到了依舊倔強的擺造型著雛田身邊,上下其手,看看雛田有沒有什麼事。

「你今晚睡地板!」

「我什麼都沒看見!」

「哼!你居然不是第一時間來看我!」

「別鬧~佐助還在打架呢~親一個~」

「吧唧~」

「怎麼有沙子?」

「你一個星期都不要進我房間!」

確定雛田沒什麼問題后,丟下雛田,鳴人一個人來到了金戀花身邊。

金戀花驚恐的看着鳴人,剛剛的那一幕太血腥,顫顫巍巍的哀求道:

「放……放過我……」

「哦~」

隨意回答了一聲,鳴人抬起腳,狠狠一腳將金戀花踹向了佐助。

佐助依舊和上次一樣,杵著刀,氣喘吁吁的看着對面也氣喘吁吁的再不斬。

突然,眉頭一皺,拔出地上的刀,就是一刀砍了出去。

「爆炎劍!」

火屬性查克拉順着刀尖甩了出去,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球。

然後撞向了向他砸過來的金戀花。

「嘭!」

天空中下起了血雨!

接着鳴人來到了佐助身邊,而雛田生一會悶氣后緊隨其後。

雛田看着地上的血跡,微微皺眉,也想死了之前鳴人處理石立的場景,有些不舒服的說道:

「鳴人君,我們是不是有點血腥了……」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一刀殺了不保險,挫骨揚灰才是正確的!」

鳴人並沒有反感雛田的心軟,女生嘛,總是會對這樣的處理方式,感到不舒服。

接着鳴人看向了佐助,這狗東西,居然藏了一手瞬發火球術,

怎麼?

你還想偷襲我,再燒我頭髮?

有些恢復過來的佐助,站了起來,活動活動手腕,繼續看着再不斬,卻對着鳴人和雛田說道:

「鳴人,雛田,不要打攪我和再不斬對決,你們去幫牙,他好像不行了……」

鳴人沒好氣的踢了佐助一腳,賤兮兮的說道:

「行了,有的是機會鍛煉,咱們是做任務,不是歷練,速戰速決吧,別讓金主投訴我們,我要是升不到中忍,抱歉,你會躺一個月~」

佐助:……

雛田也是點了點頭,看着再不斬興奮的說道:

「嗯嗯!我們三個好久沒有同時打一個人了,上次還是打卡卡西老師,也不知道卡卡西老師一個人想沒想我們~」

佐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次拔出一把刀,同時指向了再不斬。

你等著漩渦鳴人,遲早有一天我打的你叫爸爸!

「我先上了,雷遁—活化細胞!」

而鳴人幾乎同時開啟九尾查克拉模式,全身金黃!

緊接着一腳踹到佐助屁股上。

「我日……漩渦鳴人你踏馬再踢我屁股試試!!」

「嘁,我感受到了你濃濃的惡意!少踏馬避避,快上!」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