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例如寶鈔局那邊是他家族的世交,昨天面對他的邀請,已經稱病。

放開立場,對於洛水內的衛鏗,他是大為欣賞的。

在全球一片蕭條之中,神州西部的市井貨殖卻繁榮得很。若無經世之才豈會有如此氣象?

如果可能的話,內閣中可能早有勢力會讓衛鏗入仕,只是呢?衛鏗卻先承了武職,這就和文官體系發生了隔斷。

政仕是一個相互妥協的過程,但這種相互妥協也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渠道,而現在東部掌金和衛鏗連這個渠道都沒有。

註:洛水衛氏也有人在朝中為官,但是衛鏗現在搞格式化,對這些家族內的官仕是公事公辦的模式,該給的錢給,但是事不讓那邊插手。

徐恆捋了捋鬍鬚:所謂退一步海闊天空,但是作為閣老的他是不能向黃口小兒低頭的。於是乎他喊來了自己的管家。

……

一天後,陶朱閣。

這是一個高八十八層的商賈華廈,是神州重要的貿易中心。設計如同竹子一樣節節高。

黑色廂車內,下來個一身玄色衣服的男子,此人姓白,名逸雲,字止風。

他走進了大廈內,在幾位護院家丁的陪護下來到了一個房間,見到了他要見的大人物。

進入大廳后,白逸雲絲毫不敢怠慢,朝著大廳正中的這位老人行禮,儘管這位老人只是徐府上的一個採辦的管事。

徐管事非常和藹:「逸雲啊,坐,坐。」

白逸雲,是東南地下世界的王者。咳咳,其實就是匠械大生產前的漕幫勢力。而現在是一些廟堂上大人物們的黑手套。

這位徐管事屏退眾人,交代了一些事情。

白逸雲思考了一番后:「此事既然關於國策,止風不敢推辭。只是,我國商旅尚未和羅剎人斷絕來往,我行此事,會不會引起羅剎人對我國商旅的報復?」

徐管事:「這自是有所安排的,再過一個多月,內閣會對北境互市再一次裁定,屆時將儘可能撤離我國商戶。」

運河上,碳素烏篷船劃過水面,在漣漪后,擺放一朵朵蓮花,機械蓮花展開后,在水面上對準天空雲層放出了繁花似錦的倒影。在此背景下,一位絲衣金帶的舞女的投影,在雲霞中翩翩起舞。而這,就是這個世界原來的旋律。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看到趙信點頭,聞人庶就收回手,在走到朱治身旁時取出一枚水晶卡奉到了他的手裡,又點頭一笑后就從包廂離去。

那枚水晶卡也落入趙信眼中,不禁好奇的湊了上去。

「他給你個什麼啊?」

「這……」朱治也看著手中的水晶卡皺了皺眉,旋即驚訝道,「這竟然是聞人掌事的信息卡。」

「聞人大叔的信息卡?」溫詩詩也是大驚。

在她的印象中,聞人庶從不與人結交,擁有他信息卡的都是萬寶樓的工作人員,而且也不是所有工作人員都有,只有高級講解師以上以及高級接待才能擁有。

真的從沒聽說他將自己的信息卡給外人。

信息卡使用后可以在自己的通訊石上添加此人為聯絡人,聞人庶將信息卡交給朱治,就是接受他跟自己接觸。

趙信看了一眼后也微微點頭。

名片!

蓬萊的名片倒是要比凡域的高級的多,竟然還是水晶的,他當時還以為是聞人庶臨走的時候給了朱治一枚錢卡呢。

「留著吧,感覺這聞人庶挺有實力的。」趙信笑道。

「趙兄!」突然間,朱治回頭朝趙信抱拳,「剛才若非是趙兄,光緒還不知道要在我這裡鬧到什麼時候。能與趙兄認識,真的是我朱治三生有幸。」

「哪兒那麼嚴重啊。」

趙信聽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感謝你還是感謝聞人掌事吧,人是他趕走的,我還順勢從他那榨了一筆錢呢,兩百億……真是美滋滋,溫姑娘……」

「趙公子。」

溫詩詩緩步走了上來,趙信側目看了看她的臉。雖說剛才光緒給了一巴掌,好在溫詩詩的臉並沒有什麼紅腫。

「我怎麼把錢分給你啊?」

趙信手裡拿著自己的皇卡,又看了眼小曼。

「小曼,你知道怎麼把裡面的錢拿出來幾億么?」

「我……我也不知道呀。」小曼搖了搖頭,趙信又看向朱治,就聽到其開口道,「趙兄,這卡中的靈石是不能提取出來的。除非你去錢莊,那裡會給會拿給你百萬靈石的卡、千萬靈石的卡,像是十萬以下就直接給你靈石了。」

「這麼麻煩,十萬靈石,怎麼放的下啊?」

「十萬靈石不是直接給趙兄十萬枚靈石,一般情況下是提供給趙兄中品靈石,中品靈石相當於一百枚下品靈石,也有極少情況下提供上品靈石,上品靈石相當於一萬下品靈石。其實在上面還有極品靈石的,就是這種市面上很少有流通。」朱治笑著解釋道,「極品靈石在外向來都是有價無市,一百情況下一枚極品靈石能賣上一百二十萬左右,但實在是太稀有了。」

「是它么?」

突然間,趙信翻手取出一枚晶瑩剔透到都閃著光的靈石。

「這……」朱治看到后頓時大驚,「趙兄竟然手裡有極品靈石,對……這就是極品靈石,一枚能賣一百二三十萬呢。」

「這真是極品靈石?」

「是!」

趙信樂了。

這些靈石貌似還是他上太上老君那裡的時候,看到一個盆里裝了一大盆,他就趁著太上老君不注意抓了幾抔。

此事還得追溯到去太上老君那坑丹藥的時候。

想不到這竟然是極品靈石。

靈石其實是很小的一顆,成人男性手掌一抔就能有上百枚。

「哈哈哈,可以。」

趙信滿意的大笑著點了點頭,旋即咣啷一聲。

滿桌的極品靈石。

「溫姑娘,這裡差不多能有個一千枚?」趙信看著桌上的靈石低語,「應該也就是十億左右吧,這些靈石就給你了,當做是光緒打你的賠償。」

「趙……趙公子,不,我不用的。」溫詩詩慌亂擺手。

「怎麼能不要,這是你應該拿的,挨打還能白挨啊!」趙信輕聲道,「剛才他給了我二百多億,分你十億我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這些靈石你拿著,等過段時間我再分你……十億!你可千萬別覺得我小氣啊,我過段時間要干大買賣,花銷可能會有點大。二十億,雖然是少了一些,對你來說我覺得應該也夠花一段了。」

「趙公子我真不用……」

「你再跟我推辭,我可就生氣了啊。」

「我……」溫詩詩抿著嘴唇沉吟了許久,道,「可是趙公子,那位公子他也並沒有告訴你錢卡的密匙,他最後走的時候明顯是有些威脅。」

「不用睬他,到時候他就算是在清國王山,我也能把他揪出來把密匙吐出來。」

「嗯嗯嗯……」小曼也一臉認真的點頭道,「我家姑爺的八大伯是大高手,就剛才那個壞小子,根本就難不住我家姑爺。」

「小曼說的對!」

趙信抬手摸了摸小曼的頭,溫詩詩、朱治還有阿大聽后都心頭一凜。

出現了,八大伯!

不出意外的話,這位八大伯應該就是皇卡持有者之一,也就是那位金仙級別以上的仙人。

「那……那我拿一點吧。」

溫詩詩抿著嘴唇從桌上拿了十枚極品靈石。

「我就要這些,其他的趙公子收回去,就……就當我投資可以嘛,趙公子不是說要做大買賣,如果趙公子不嫌棄,小女也想入個伙。」

其實溫詩詩就是純粹的想找個合適的理由推辭。

二十億!

對她來說真的是天文數字。

她根本不敢想。

「你想入伙!」趙信聽后頓時咧嘴一笑,「溫姑娘,你可真有眼光,竟然知道入股。你願意入股我當然不嫌棄啊,但……我得跟溫姑娘說一下,我這買賣體量極大。開盤就是幾百億的投入,你……我就算你入股二十億,其實也分不到多少的,我給你個兩分利吧,怎麼樣?」

「可以呀,當然可以。」溫詩詩笑著回答。

她其實根本就沒想過分成的事情,現在趙信怎麼說她答應就是。

「那我就收回去了。」趙信咧嘴一笑將靈石全都收了回去,朱治卻是皺了皺眉欲言又止。

「你也想入股啊?」

看到朱治的神情,趙信咧嘴笑道。

有人入伙他是絕對支持的,當然入伙也不是說誰都可以入,他也必須得有選擇,像朱治感覺就是個不錯的合作夥伴。

他在明國有身份有地位,以後將企業推廣到他那面也方便。

「入股?」卻不想,朱治聽后愣了一下,道,「這個……趙兄,我其實不是說想要入股,我想跟你買點極品靈石。」

「啊?不入股啊。」

趙信頓時就沒了精神,嘆了口氣。

「你要極品靈石還買什麼呀,我直接給你就是了,剛才那些就是我的全部了,你要都給你。」

「趙兄……」

眼看著趙信情緒如此低落,朱治也不禁面露苦笑。

「咳,這樣吧,等拍賣結束,你跟我談談你想要做的生意,如果我覺得可行的話,我就也入股,你覺得這樣行么?」

「么得問題!」

趙信雙眼瞬間放光,抓住朱治的手臂道。

「朱兄,到時候你聽了我的想法,絕對會眼前一亮,你投資我,也絕對不會讓你後悔。」

「極品靈石……」

咣啷!

剛收回去的極品靈石也又被趙信倒了出來,看到趙信如此草率的將極品靈石倒出,朱治都覺得心疼。

「這裡粗略估計有一千枚,我給你十五億,你覺得……」

「什麼十五億啊?」趙信皺著眉頭一臉認真,「這極品靈石就給你了,不用錢!咱們都是哥們,你需要極品靈石正好我又有,我就直接給你。兄弟之間,就是該互幫互助嘛。」

「這……」

「別跟我客氣啊,我這人最不喜歡別人跟我客氣,你看看溫姑娘多痛快,什麼話都不問,二十億直接就投給我,多信任我。」趙信頓了一下笑道,「當然,我也不是說朱兄就不信任我,溫姑娘二十億其實就是個小錢,不像朱兄……你是幾百億的體量,謹慎一些也是對的。」

「啊?!」

朱治聽後人都傻住了。

「幾百億?」

「對呀,朱兄不是考慮投我幾百億么?難道說,不是……無所謂無所謂,投和不投都還沒確定,等結束之後朱兄聽我企劃案到時候再做商榷。」趙信咧嘴笑道,「咱們兄弟之間這都是小事兒,就像是我給你極品靈石,你說需要我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給你。我說我做買賣需要投資,那……反正我不多說,咱先拍賣,等結束以後咱們再相談,你覺得這樣……誒,朱兄,你怎麼把極品靈石又倒數來了?」

眼看著朱治將都已經收好的極品靈石又默默的放下,旋即就聽到朱治苦笑道。

「這靈石有點燙手,我……我還是等會再拿吧!」 第719章蕭泓宇眼睛幾乎猩紅,透著地獄般的絕望,生生的捏著秦紅霜的脖子,

「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秦紅霜被他掐的幾乎翻了白眼,眼淚鼻涕橫流。

「六殿下,饒命啊,老臣就這麼一個女兒了,就這麼一個女兒了。」秦奎在秦紅霜說出那些話的時候便整個人都絕望了,他是真恨不得衝上前去捂住秦紅霜的嘴,但是他被攔著根本無法靠前,他也想不通,這個世上怎麼會有真言丹這種東西?

而且還是秦臻煉製出來的,這個秦臻怎麼就懂醫術了?手中的脖子纖細,只要一用力就能折斷,似乎下一秒就要被折斷,蕭泓宇的身上透出與他不相符的森然。

然後,他鬆開了手。一雙眼森寒如深淵一般沉沉的盯著秦紅霜。秦紅霜猛的得了的呼吸,捂著脖子不停的咳嗽,死裡逃生讓她的雙眼滿是驚懼,瑟瑟發抖。

秦紅霜腦袋嗡嗡的響,一片空白。但身體上的熱意和腦子裡的滿漲感一點一點的消退。

真言丹的藥效散了。她漸漸的恢復了平靜,甚至內心想要宣洩和傾訴的情緒也緩和了。

然而她的眼中只剩下一片死灰。驀的抬頭,便對上秦臻清冷的雙眼。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