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砰砰——砰砰砰——」

一陣極其有規律的敲門聲響起,門被從裏面拉開。

「哥!」范思瑤欣喜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快讓我進去先。」男人看着杵在門口擋着自己的范思瑤,催着她給自己讓個位。

范思瑤趕緊側開身子讓出一個一人位,待男人進去后,范思瑤快速地看了看周圍的一切,確定沒有任何問題后她將大門直接關上。

「哥,你沒事吧?」范思瑤跟在男人的後面問着他。

男人擺了擺手,坐下來后喝了一大瓶水后,才喘著粗氣回答范思瑤的問題。

「沒事沒事,我看見柒柒了。」

「柒柒怎麼樣!她還好嗎?」范思瑤語氣焦急。

「沒事,她爸把她照顧都挺好的,看得出來柒柒很依賴他。」

「這樣啊。」范思瑤神色暗淡下來。

雖然她很慶幸黎錦是喜歡黎甜柒的,但她擔心黎甜柒過度依賴黎錦,萬一以後兩人要分別,黎甜柒很難抉擇跟誰吧。

不過這個也不是她母親該考慮的問題,所以她也沒有過多的糾結了,她欣慰地笑了笑,「過的好就行。」

「嗯。」男人又喝了一口水,看了一眼假笑的范思瑤,「你這臉看起來真不像沒事的樣,哦對了,我跟柒柒她爸說了,一個月後你得去見柒柒,不然他不放我走。」

范思瑤本黯淡無光的眼神瞬間綻放耀眼光彩,「真的嗎?!我可以去見柒柒嗎?!」

「一個月後才能去。」

「沒有問題嗎?」

「你儘管去吧,我幫你善後。」男人思索了一會又補充了一句,「柒柒很想你,她哭了。」

范思瑤瞬間淚如雨下,她的眼淚止不住的流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男人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站起身來將范思瑤攬進懷裏,「哭吧。」

范思瑤緊緊抱着自己的哥哥,在他的懷裏痛苦,聲音沙啞,「哥,我也好想柒柒,我真的不是不想去見她……」

男人輕拍她的後背,「嗯,哥明白。」

范思瑤淚眼婆娑地看了一眼男人,「哥,柒柒會討厭我嗎?討厭我扔了她,討厭我這麼多年不去見她?」

「不會的,柒柒會理解的。」

范思瑤一邊哭一邊說,而男人一直輕聲溫柔地回答她的問題,安撫她的情緒。

范思瑤也和黎甜柒一樣哭到睡着。

男人看了一眼熟睡的范思瑤,搖了搖頭。

兩人不愧是母女。

他小心翼翼地將黎甜柒送回床上休息。

回到客廳的他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嘟嘟嘟——」

「喂。」

「阿嫣,我們來這邊了。」

靠在肖澤肩上的庄嫣一下子蹦起,「你們在哪?還是在老地方嗎?」

「嗯。」

「等我我馬上來。」庄嫣直接從沙發上蹦起,匆匆忙忙就往房間趕。

在沙發上的肖澤一臉懵逼,他眼見的人都要跑沒影了,趕緊喊了一聲,「你幹嘛去?」

「我有一個好朋友來了!我要去找她,老公拜拜!」

「你走了那我們今晚的二人燭光晚餐呢,我都預約好了,你不能和你的好朋友別的時間約嗎?」肖澤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的老婆,別人都是重色輕友,他到好,老婆是重友輕色。

庄嫣折返回去親了親肖澤,「下次陪你啦。」

「可是已經預訂好了。」肖澤語氣越發可憐。

「那你就和兒子一起去吧。」庄嫣不以為意地說着。

肖澤:「……我和兒子有啥好燭光晚餐的。」

「哎呀,湊合一下啦,下次一定不會放你鴿子了,么么噠,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庄嫣不等肖澤的回復,換完衣服后直接開車走了。

肖澤:「……」

別讓他知道那個人是誰,不然他一定要找人算賬。

他美麗的燭光晚餐就這麼泡湯了。

肖澤氣的牙咬咬,但也於事無補,只能叫着庄堯和他一起去吃燭光晚餐了。

……

而庄嫣也在半小時后抵達了幾人的老地方。

「砰砰——砰砰砰——」

敲完門後庄嫣站在原地左右細看,沒過門就被從裏面打開了。

「宇哥,思瑤呢?」

「睡覺呢,你先進來吧。」

庄嫣應了聲好,側着身子進入。

男人在門口左望望右望望,確保沒人後將門帶上。

「宇哥,你們什麼時候來的這邊?」

「今天,今天是柒柒的生日,所以過來看看,結果不小心被發現了,剛安定下來才給你打了個電話。」

「那思瑤她沒事吧?」

「沒事,就是哭累了睡著了。」

男人看了一眼庄嫣,開口問道,「思瑤這病什麼時候能好?」

庄嫣咬了咬下嘴唇,「這個不好說,她這個病我也從來沒見過,我現在能做的就是保證病情不加重。」

男人嘆了一口氣,仰頭看着天花板。

庄嫣看了一眼神情落寞的男人,拍了拍他安慰著,「宇哥,我會盡我所能治好思瑤的。」

男人胸腔中發出一聲輕微的「嗯」。

他看着天花板也默默發誓自己一定會治好范思瑤的。

兩人相視一笑,一起為了同一個目標努力。

男人看着沉重的氣氛,開口打破這片僵局,「最近怎麼樣?」

庄嫣想了想自從回到肖澤身邊時發生的點點滴滴,嘴角帶上一抹甜,「挺好的。」

「看來你老公對你還挺好?」

庄嫣羞澀的點了點頭,「他對我很好。」

男人看着曾經高冷的庄嫣羞澀的模樣,輕笑一聲,調侃道,「看的出來你男人把你滋潤的很好。」

「宇哥!」庄嫣羞得氣憤,她瞪了一眼男人。

「怎麼?幾年不見臉皮還薄了?」

「宇哥!你別再調侃我了,你再調侃我就走了。」說完庄嫣作勢要起身。

男人趕緊攔住了她,「好好好,我不說我不說,快坐下來,你要是走了我怎麼和思瑤交代。」

「哼。」范思瑤來這也是為了見見老朋友,不可能因為這點調侃就走,所以她見狀就順着男人的話坐下。

而男人嘴也不是一個閑的下來的主,他見不能問庄嫣老公的事,他就問起了庄嫣兒子的事。

「那阿堯最近怎麼樣了?我聽思瑤說他好像之前出了點事,現在還好嗎?」

「嗯,挺好的,他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了,身體與正常人無異,而且因為和柒柒一起玩,他的性格也變得越來越開朗了,柒柒就是一個小太陽。」

「嗯,柒柒這孩子打小就古靈精怪,讓人怪喜歡的。」

庄嫣輕笑着點了點頭,「是啊,柒柒是個好孩子,聽說還有她鄰居從幼兒園就在追她呢。」

「什麼?!」男人聽到這話瞳孔放大,他這才幾年不見就有小兔崽子要泡他外甥女,不能忍。

「是誰?」

范思瑤托腮思考了好一會後,不太確定地開口,「好像叫什麼陸戰奕。」

「陸戰奕?」男人嘴裏反覆咀嚼著這個名字,總覺得這個名字熟熟的。【明宗入洛1一呼百應】

同光四年(926)初,李存勖和他的後唐帝國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

李存勖的遊獵無度、劉皇后的貪污受賄,把江山社稷搞得千瘡百孔,病入膏肓;

去年的旱澇冰火兩重天,給帝國釜底抽薪;

窮兵黷武,抽調全國精銳入蜀作戰,使帝國陷入戰爭泥淖,

《五代十國往事》第339章明宗入洛1一呼百應 破獲這樁弒父案后,靜川市警局終於迎來了短暫的平靜!

林隊也破天荒的給慕容清煙批了假期,還笑著讓我們幾個年輕人好好放鬆放鬆,千萬別連軸轉,把身體累壞了。

「林隊,你還好意思說,人家本來正好可以跟丁隱他們玩七天。可現在,哼,我是有假了,丁隱他們可沒長假,而且就快到地獄終審的時間了,都不知道還能不能出去玩。」

慕容清煙也學起了餃子,撅起嘴巴,氣鼓鼓的樣子,略帶一些嗔怒,倒是有種別樣的美。

林隊一向只見過慕容清煙工作時不要命的樣子,哪見過她這幅語氣,當即有些不知所措。我則表示現在臨近畢業,課程很少,不礙事兒。

至於地獄終審,我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就等著出去玩玩,換換腦子,以一種意氣蓬髮的面目迎接新的挑戰!

有我在中間周旋,慕容清煙的臉色立馬好看起來,林隊也是讓她放心大膽得玩,把積累的年假一次性全給休了都沒問題。

「您每次都這樣說,可每次都半路把我喊回去……」慕容清煙不滿得嘀咕了一句。

林隊當即承諾:「這一次就算天塌下來,我也不會提前催你!靜川警方還需要你呢,哪能把我們的刑警隊長給累壞了。」

「那一言為定?」達到目的的慕容清煙臉上立馬綻放出輕曳的笑容。

林隊點了點頭,表示絕不反悔!

其他人都很好搞定,基本上我去哪兒,餃子就去哪兒,至於鍾子柒,這個出去玩的提議就是他提出來的,早就迫不及待出去兜兜風了。

本來侯曉宇知道這個消息后,也想跟我們一塊,卻被林隊無情的駁回了。理由是目前法醫緊缺,而且他的理論功底還算紮實,但實踐能力不足,必須抓緊補起來,免得到時候本領不行,製造出一些冤假錯案。

侯曉宇還想著把責任推在我身上,覺得有我在,肯定放心。林隊卻提醒他打鐵還需自身硬,靠山山倒,他再這樣弔兒郎當下去,怎麼對得起劉法醫的栽培?

如果侯曉宇還是如此,林隊只能向省廳申請,多調幾名經驗豐富的專業人才過來了。

侯曉宇不敢怠慢,只能兢兢業業得學習,繼續進步。

我跟慕容清煙,餃子還有鍾子柒,拉了一個群專門商量到底要去哪兒玩,群名就叫做:黃金四人組。

鍾子柒說了一個網紅打卡點,表示那裡的玻璃棧道驚險刺激,特別適合挑戰!

慕容清煙立馬否決了,說那種地方有什麼好玩的,人滿為患都是互相推著走。餃子則是調侃鍾子柒那麼胖,小心把人家玻璃棧道踩碎了,到時候黃金四人組變成死屍四人組,興許還要拉一大堆人陪葬。

我說那就去爬山,黃山,泰山各種山,都值得一覽。

剛才我還笑話鍾子柒呢,結果這次我的想法直接遭到了三個人的反對。

慕容清煙表示山太高了,平時就很累,這次休假是放鬆的,不是上竿子腰酸背痛的。

餃子也同意:「爬山我不要,一點都不好玩,我要去看海。」

鍾子柒則直接來了一句:「小隱子,你對我有意見可以直說,不用特地想這種法子來謀害我……」

三個人統一了戰線,絕對不爬山,表示看海的話還行,慕容清煙跟餃子都覺得到時候還可以拍很多組美美的照片。

鍾子柒提議去青海,青海湖是夢幻的製造者。

可是太遠,氣候還干,最需要擔心的是高反。

餃子想去雲南,大理洱海跟瀘沽湖都是非常漂亮的地方,慕容清煙卻表示她已經去過好多次了,早就玩膩了,這次不想去太豪華的五A級景區,生怕人多影響旅遊體驗。

總共商量了幾個小時,我們都沒決定好要去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