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族長?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嘛?」沒有話說,我可帶小橙子走了!

在虎族待著,每天悶在洞里,這不是她的風格。

要不是小橙子在這裡,她早就出去浪了!

現在能光明正大的帶小橙子離開,當然是抓緊時間嘍!

「我……」族長看著路易欲語凝噎,最後還是說到:「我可以知道你帶路易走,想做什麼嗎?」

想做什麼?

當然是當對象兒了!

不然還能幹什麼?當坐騎?還是扔進海里當魚飼料?

「他是我的雄性。」一笑摟住路易的胳膊。

「路易?她說的是真的?」老族長不信。

路易很高興的點頭:「笑笑是我的雌性,阿爸……」你不要趕笑笑走。

可是族長搖了搖頭:「既然如此,你可以帶他離開,但是作為交換,你不能做對虎族不利的事。」

雖然犧牲了一個兒子,但是能換來整個部落的安全,還是很值得的。

只是可惜了這個從小就聰明的孩子!

一笑點點頭,拉著路易就要走。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老族長就是以為她會對虎族不利,但是現在可以走了,他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

路易被她拉著,兩個人從出口離開。

雖然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但是跟著自己的雌性,那不是應該的嗎?

不過目的地還是要問問的:「笑笑,我們要去哪裡?」

一笑也不知道,但是她回頭,看見那個族長站在山洞口,背著手望著這邊。

「你阿爸把你賣給我了,我去哪兒你就去哪兒!」一笑沒好氣的說道。

沒想到兒子說給就給了。

雖然這就是自己想要的結果,但是還是替小橙子難過。

可是似乎小橙子並沒有想象中的難過,他傻笑著點頭:「好我跟著你!」

「你用什麼跟阿爸買的我啊?」一邊走著,路易一邊天真的問道。

奇了怪了,他不是全程在場嗎?

天知道,這個傻白甜只會委委屈屈,他根本沒聽兩個人的對話。

「我用橙子買的!」一笑走在前面,漫不經心的說。

「橙子是什麼啊?」

路易不懂就問。

一笑的腳步一頓。

對啊,他什麼都不知道……

從空間里拿了個橙子,剝開皮遞給他,然後拉著他另一隻手繼續走。

路易一邊被她拉著,一邊仔細的看手裡黃色的小東西。

看起來是吃的。

放在鼻子邊聞了聞,最後嘗試咬住一半。

甜滋滋的汁水瞬間充滿口腔。

他眼裡閃過驚喜。

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食物!

把自己咬過的那部分吃掉,滿足的眯起了眼睛。

「笑笑!這就是橙子嗎?真好吃!你也嘗嘗!」把剩下的半個遞給前面的雌性。

雖然他很喜歡吃,但是好吃的要分享給自己喜歡的雌性。

一笑看著面前的橙子,搖了搖頭。

「你吃吧,我不喜歡吃這個……」

其實,小橙子的名字,不是來自薛程之,那是更遙遠的記憶。

他們相遇的第一個世界,她用三個橙子,把他從人販子手裡買了下來。

那是末世後人類重建秩序的第二年,水果可是稀缺貨色,而那時候的小橙子只是個瘦弱沒有力氣的小孩兒。

那人販子迫不及待的把人推給她就走了。

因為是用三個橙子買來的,後來一笑就叫他小橙子。

他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世界,也只有到了現在,她才敢提起。

有些事,最怕一陣風,就吹散了。

————

路易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橙子,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就沒有了。

兩個人很快來到目的地,那是一片海。

就是他們相遇的地方。

這裡距離部落不遠。

沒想到昨天剛警告小橙子不要來海邊,今天她就親自帶著人來了。

而且還想在海邊定居。

拉著路易在石頭上坐下,一笑歪著頭看他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東西,不禁笑了出來。

「好吃嗎?」

路易點點頭,把最後剩下的一瓣遞給她:「你也吃!」

一笑還是搖頭。

她不喜歡甜的東西。

這種甜的,只適合小橙子這種甜甜的孩子。

而她,是在黑暗裡成長出來的。

「你要是喜歡,我們可以種一些橙子!」

在海邊蓋一座木屋,種一些小橙子喜歡吃的東西。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那不就是最安靜,最讓人嚮往的生活了嗎?

「種?」種是什麼?

「你不用管,我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好了!」一笑知道,他生活在非常原始的社會。

在女主沒來之前,所有人都是不知道種植的。

雖然她都知道,卻不會去教那些獸人。

畢竟女主不會魔法,她只能靠這些常識,來坐穩祭司的位置。

人家天道都說了,不能打擾到女主的命運。

不然再得個絕症,在這種地方,可沒人能給她治!

路易點頭,把最後的一瓣吃掉。

一笑讓他去找一些大小合適的石頭,再撿一些木頭回來。

自己則在和系統溝通。

「208,用系統幣給我兌換點橙子的種子。」。璇風瓑浼氬啀璇..《冷宮娘娘完美逆襲》第一百一十八章被下了葯 而褚臨沉卻是面不改色,不以為然地說道:「不過是從她嘴裡借了點氧氣,怎麼?難道你真以為,我會為了你,把自己的命搭進去嗎?」

這話,竟然讓柳昱風無法反駁。

畢竟他的確是靠著褚臨沉給的氧氣瓶,才能游出來的。

可他還是不能接受,他吻了秦舒的這個事實。

柳昱風走到秦舒的身旁,將她護在自己身後,冷冷地看向褚臨沉。

然後,如同宣誓主權一般,他擲地有聲的說道:「褚臨沉,秦舒是我女朋友,從今往後,希望你離她遠一點!」

秦舒看了柳昱風一眼,又下意識地將目光轉向褚臨沉。

只見他頃刻沉下了臉色,渾身散發出危險的寒意。

秦舒不禁眉頭微擰,心裡升起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

只聽褚臨沉冷笑了聲,說道:「凡事都有個先來後到,秦舒是你女朋友?不巧,她也是我兒子的媽,我們的兒子都三歲多了。」

記住網址et

柳昱風聽到這話,也是毫不相讓,「你們以前的那些事,與我無關。我只知道,秦舒已經答應做我女朋友,而且,她根本不願意和你有任何關係!」

這話,像一根針,毫不留情的刺到了褚臨沉的痛處。

一直以來,最讓他惱火的就是,秦舒總是躲避著他,將他視作洪水猛獸。

因此,柳昱風話音落下,褚臨沉渾身的寒意頓時暴漲。

他幽幽地盯著柳昱風,渾身戾氣宛如實質,凌厲逼人。

「衛何!」他驟然喝道。

一直在旁邊看著兩人一來一往,針鋒相對的衛何,突然被點名,趕緊應了一聲,「褚少,您有何吩咐?」

褚臨沉語氣里滿是冷意地命令道:「把柳昱風給我丟到海里去!」

「啊?這……」

衛何頓時眉頭緊擰,下意識地看了看柳昱風。

雖然他也沒想到,柳少爺居然會跟褚少搶秦舒,難道他不知道,褚少對秦舒的心思么。

衛何再次轉向褚臨沉時,好聲好氣地勸道:「這麼對柳少爺……不太好吧,他畢竟是,您的表弟……」

褚臨沉冷冷瞥了柳昱風一眼,眼神森冷。

這樣的表弟,真是不要也罷!

輪船上的氣氛陷入了僵持。

衛何只得給船長使眼色,讓他把船開快點兒,免得這兩人在船上打起來了,否則,非翻船不可。

秦舒始終默默看著褚臨沉,眉頭微微皺著。

憑她的直覺,褚臨沉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身旁的柳昱風拉了一下她的手,低聲說道:「放心,我不會讓他把你帶走,等上了岸,我先陪你去找巍巍。」

「可是你的傷……」

「沒關係。」柳昱風淡淡搖了搖頭。

秦舒抿著唇沒再說什麼,她的確擔憂巍巍的安全,不知道把他藏在艙底,有沒有被人發現……

雖然兩人對話的聲音很小,但褚臨沉聽力超乎常人,還是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內容。

他冷冷扯了扯唇角,心裡已經有了想法。

船很快抵達岸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白瑧看了幾場,覺得和之前的幾十場大同小異,便向後退了退。

出了十丈之外,外面鬆快了不少,就連呼吸的空氣都覺得新鮮了。

沒辦法,有的修士附庸風雅,衣飾上喜歡熏些熏香,這味道一多,就串了味。

白瑧搞不明白他們的想法,帶着這麼一身香味,不是很吸引別人的注意嗎?

說不得進了秘境后,還能吸引一大波妖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