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嗡!」

歐陽慧倫一指點出,金紅色焱心炎火飛出,包裹着這枚儲物戒子直接強行的從王莽手掌心中摳了出來。

隨後,放出精神力強行抹除了印記;也辛虧看了一下。

。 整個下午,觀頤養生所的幾名員工都沉浸在歡樂的氣氛之中。

大家一邊做着清潔打掃工作,一邊暢想着美好的前景。

僅第一個開放日,就賣出了上百張會員卡,照此發展下去,年銷售額上千萬也不足為奇了。

要知道,在他們的工作合同中都有明文規定,養生所會根據營業收入和個人表現,年終要給大家發獎金的。

他們並不知道,高星宇開始只想着能做到賬面的收支平衡,就已經是心滿意足了。

高星宇並不怕生意冷清,因為觀頤養生所賬面上的經營成本並不算高。

觀頤養生所賬面投資三千萬元,全部由高星宇獨家投資,沒有貸款和借款,也沒有分紅的要求。

而且這塊土地的使用權也在高星宇手中,因此觀頤養生所每年的成本無非是固定資產折舊和經營成本(含人工成本),花不了多少錢。

如果不追求投資回報的話,觀頤養生所每年有個百八十萬的收入(百八十名會員),也就基本能做到收支平衡了。

觀頤養生所最大的投入,其實是陣法這塊,包括靈石、元石在內的各種材料,這些都沒有做進賬里,高星宇也沒有想過從會員費中得到回報。

高星宇準備通過衍生品的銷售來彌補這一塊的投入。

清玄陳釀就不用多說了,放在修鍊界也是供不應求的產品。

高星宇主要想製作和銷售各種符籙,來自祖星的技術優勢才是他領先別人的最根本因素。

高星宇目前見過的地球界符籙數量不是很多,但管中窺豹,可以大致看出地球界的制符技術是要大大落後於祖星的。

當然,這與地球界修鍊資源不足有着密切的關係。制符師的工作看似簡單,但從理論到實踐,有着一套完整的體系。

而且,制符師是需要消耗大量資源進行練習和實驗。換句話說,制符師同煉丹師、煉器師等副業一樣,是靠資源堆砌出來的。

如果資源不足以滿足消耗的話,天才的制符師也許能在個別符籙或技巧上有所創新,但從整體來說,他在制符技術上的道路就已經走偏了。

此外,個人修為高低也是決定製符師發展的重要因素。只有制符師修為提高,對法術理解更深,才能製作相應的符籙,甚至加以具有針對性的改良。

高星宇不僅具有制符技術上的先進性,同時他五行俱全的修鍊天賦,空間屬性的體質,以及自幼受到識海中異種能量的影響,身體對於雷產生的適應能力,都使他在制符時能夠獲得超越他人的優勢。

高星宇通過交易會拍賣環節賣了兩次符籙,對地球界現在的符籙交易情況有了切實的了解。

以他現在的制符水平,即使全部用地球界的材料,只要稍微用心一些,花上小半天的時間,就能製作出百萬元級別的符籙。

因此,高星宇心中有譜,觀頤養生所的會員數量再少,收入再低,他也不會在乎的。

正式開業第一天就取得了這樣好的成績,高星宇順應民意,通過外賣訂了一大桌菜肴,晚上大家一起聚餐。

到了晚上,韓向忠和劉金鑫下班后直接過來了。宗瀚一點也不見外,也跟着他倆的車來了。

魏毅康是觀頤養生所的名譽顧問,原本他今天要過來的,準備在現場評測一下這裏的養生效果。結果保健組臨時有任務,舉行了一次會診,所以他天快黑時才來。

自從高星宇將這裏的地脈靈脈調整好,並開啟了聚元陣后,即使賀全與何麗麗不知道修鍊,也能感到留在觀頤養生所內最舒服.所以大家現在吃飯時都不願意出去,而是點了外賣在前樓的休息室里吃。

大家正熱熱鬧鬧地吃着飯,忽然何麗麗的手機響了,她接了電話才知道,原來她父母此時剛剛登上開往首都的火車,明天一早就要到達了。

何林清是一位成功的出版商,經過二十餘年的辛苦打拚,身家早已上了千萬,在業內也算是知名人士了。

何林清膝下只有一個寶貝女兒,那就是何麗麗。女兒性格外向,活潑好動,人緣非常好,何林清對她疼愛異常。

可是,隨着女兒一天天的長大,逐漸有了自己的主意。而且何麗麗還很會撒嬌,喵喵喵的一叫,何林清就沒轍了,這讓身為家長的他很是頭疼。

幾年前,何麗麗高考成績650多分,卻自作主張偷偷報了首都大學護理系,氣的何林清差點噴出一口老血,駕鶴西歸。

好在何林清十分堅強,他掙扎著活了下來。並利用自己出版商的身份,這幾年進軍醫療刊物市場,準備通過自己的努力,為女兒未來工作搭建起人脈網絡。

何林清的努力沒有白費。他與首都多家大型三甲醫院科室的主任、副主任及帶組教授建立了業務和私人聯繫。

何麗麗這次能到首都大學附屬醫院實習,並且很有可能被正式留用,是他私底下做了無數工作的結果。

然而就在幾天前,他接到學校就業指導服務中心一位老師的電話,告訴他何麗麗已經提前結束了實習,正式申請自謀職業了。

雖然大學生畢業后不包分配的政策已經實行好幾年了,但不同學校不同專業的大學生就業情況,卻是不盡相同的。

目前在各大醫院仍然以護校、衛校畢業生為護士中的主力。首都大學護理系畢業的本科生,仍然比較搶手。

即使這些畢業生不能留在本校附屬的幾家醫院中工作,找家三甲醫院或是專科醫院的工作,還是不成問題的。

這還說的是留在首都工作。要是畢業生願意回到家鄉工作,只怕能被地方的三甲醫院以技術人才的名義引進,並按照護士長的方向進行培養。

何林清本已接受了女兒將來從事護理工作這個事實了,誰知道女兒又有了新的花樣,居然在一年實習期沒有結束前就準備自謀職業。

更令他鬱悶的是,何麗麗自己選擇的下架,既不是實力雄厚的合資醫院,也不是從事藥品或醫療設備經銷的大型外企,而是一家名為「觀頤養生所」的新企業。

何林清氣得又快吐血了!

。 佟曉玉過來首都已經一個星期了,這所衛校在近郊,要是進城得坐上一個多小時的公交車,極其不方便。

但她在安頓好后,一點兒也不怕麻煩,幾乎每天都往市區跑。

本想認識幾個本地同學的,但奈何還在放假期間,學校還沒開學,只好靠自己出去摸索。

林家,看林隨安在信里說,這是個軍人世家,父輩都是軍人,就算轉業了,也是某個單位的一把手。

軍人、首都,這給佟曉玉的感覺就是特別顯赫的存在。

那樣的一個家族,怎麼能容忍自己的兒孫入贅呢?

佟曉玉覺得自己一定要找林家說清楚,現在林隨安被雲家的恩情綁住,雲珊的孩子拴住,不好提離婚啥的,但林家可以。

……

年初二的中午時分接到了林隨安的電話,報了平安,那邊一切都順利。

「燦燦有沒有找我?」他問。

雲珊回,「今天睡醒有四處張望,可能是在找你,不過過兩天就好了。」

林隨安不知道是哭還是笑,下次再見時候,那小傢伙估計不認得他了。

過了年初二,大家也休整好,小作坊也要啟動起來了。

韋釗一家四口人都過了來,商量小作坊的事情,也順便拜年,還提了一隻雞,買了年禮。

「要不是珊珊這孩子,我們家的債到現在還沒還清呢。」陳招娣滿臉是笑,也是感激,她是做夢也沒想到僅僅是年底的那一個月,竟然就賺了兩千塊,這比她種五年田還要多。

家裏欠了幾百塊的外債,也是這個月還清了,家裏漏風漏雨地方買磚修葺好了。

孩子們也算是過了個滿足的年,精神氣都不一樣了。

現在聽到年後還繼續辦這個小作坊,她是既高興又不好意思,總感覺自己一家是在佔便宜。

「年後的小作坊,不能再五五分成了,我們一家沒啥幫得上忙。」

陳招娣覺得自己一家在小作坊打份工就好。

這事肯定要談的。

在新的一年裏,雲珊打算在小作坊上人員配置場地配置以及銷售方向都要重新安排。

小作坊要完善經營手續,成立個正式的食品工廠。

這工廠不能再開在家裏,這樣子不規範,也不安全。要重新選址。

至於分成占股這裏,雲珊覺得自己家倒是可以佔六成,掌握話語權。

「陳姨,現在是重新來過,要投資開廠,風險跟收益並存,雖然年前賺錢了,但接下來會不會賺錢是不確定的,我們按投資份額來定分成。我算了下,這租廠房、買機器買設備,機器倒不是什麼機器,就是一個打包裝的機器,這得有,有個好包裝,檔次上也好一些。」

「另外還要買鍋、儲物箱這些。還有廠房租下來,我們還得改造,因為我們食品廠得開火,要整灶跟煙囪這些,最後就是人工跟生產原材料了,人工方面,我們除了自己三個之外,肯定還要請上三四個。」

「原材料除了我們年前做的那四個品種,我還打算再推幾個品種出來,這新品種還沒經過市場測試,不知道好不好賣,要是不成,就得換,所以這些隱在的投資。」

「這個投資先定在四千塊,陳姨您這邊看看打算投多少,按份額定分成。」

陳招娣跟韋釗商量了下,打算投一千二,佔三成股份。

雲珊知道他們是有意如此,也沒有勉強。

接着確定了下人事。雲有福為廠長,負責生產出貨,陳招娣是副廠長,負責人事,協助車間生產,而韋釗是業務經理,他要負責銷售這一塊。

雲珊不領職務,但會給雲有福做大致統籌,掌握方向。而潘紅霞也不領職務,她要看燦燦,還要看雜貨店,韋雪跟韋志更不用說,他們還得上學。

領了職務的人都有一份工資,剩下的就是分紅。

定了這些,然後也把新品種定一定。

雲珊讓大家都想一想,看有什麼可以加工的。

潘紅霞說了下本地的特產,像花生糕、麻花這些,陳招娣就說,「這個大家都會做,會不會不好賣?」

雲珊問韋雪韋志學校小賣鋪賣啥零食,哪種最好賣。

在城裏,職工家庭比較多,孩子們怎麼也有幾角錢買零食的,特別是現在計劃生育都出來,每個孩子都是寶貝。

兩人說了說,有打包裝的,也有散裝的,像糖製品、膨化食品之類的,就沒辦法做了,但像油炸的餅子、開心棗就可以。

然後就定下了油炸餅子、油炸開心棗子,這兩樣都是用麵粉做的,再有就是淹漬山楂片、冬瓜糖。

雲珊還挺想做速食麵的,只不過麵餅容易做,調料包不好做,只能暫時做罷。

這些定下來了,雲有福、雲珊跟韋釗就去跑廠房,最後選在了韋釗的村裏,索性連地也買下來了,花了一千塊。

這樣一來就增加了預算,地買了就得建。

韋釗從他村裏找人,建起來倒也快,一個星期就完工了,就砌了紅磚,上面是大瓦片,別的倒不用怎麼整。

人工及材料這樣,沒有超出兩百。

在這建廠房的當口,雲珊跟陳招娣雲有福兩人一起把新品種研究研究,用麵粉做的還好,試了幾次味道就掌握了,冬瓜糖就費了點時間,不過也做了出來,就是山楂那裏,沒有原材料,只能暫時作罷。

定好了產品,就去機械廠定打包機器,這機器是真的不便宜,一下就花了五百塊。

包裝袋就去塑料廠定,這個倒容易。

最後定了下外請工人,韋招娣這邊推薦了她弟夫妻,雲有福這邊繼續請了潘紅梅過來,而王秀秀也算進去。

雲珊讓王秀秀先做着,晚些讓她轉服裝這邊。

因為宋謙被逮捕了,沒有人壓着營業證件,所以也比較容易辦下來。

雲有福陳招娣他們特意挑了個好日子,廠子就開業了,廠名叫「好口福」食品廠。

雖然挑了個好日子,但開業就挺低調的,不過對於桃花村來說,算是大動作了,不少人跑過來圍觀。

。 在眾人準備分贓之時,司空勝出言提醒道:「隊長,趁著拍賣會的熱度還在,我們趕緊發個公告,在兩天之後,進行下一次的拍賣會。」

楊平凡答應一聲,便在通訊群中輸入公告信息:本次拍賣會圓滿結束,感謝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與捧場,下一次拍賣會將於兩天後舉行,歡迎大家繼續支持。

隨後,楊平凡將通訊群改為了自由發言模式,一些憋了一晚上沒有冒泡的行會成員,見到群里終於可以聊天了,於是全都出來水群了。

現在已是30級戰士的張文強,第一時間發言道:「支持會長,支持拍賣會,支持下次拍賣會用井中月作為壓軸武器!」

同樣成為30級道士的李青海,立馬就懟上一句:「會長,別聽他的,他一個窮逼戰士,能買得起井中月么?還是聽我的,下次拍賣會,直接弄把銀蛇劍來賣,我一定全力支持。」

已經成為31級法師的周福星,出言勸說道:「樓上的兩位,你們還是不要爭了,我覺得,魔法盾技能書會比裝備來的更實用。要不,兩位好漢,帶我一起去屍王殿打技能書,絕對是一本萬利啊!」

張文強:「兄弟說的有道理,我正好還差一本野蠻衝撞,臭道士,你怎麼看?」

李青海:「你才是臭戰士,你全家都是臭戰士,屍王殿早就被行會裏的人佔了,還會等着你們去賺這波錢呢?想得美!直接花錢買現成的吧。」

周福星:「好吧,本人單身大齡男法師一名,收購魔法盾一本,有意者密我!」

張文強:「你這是徵婚呢?還是收技能書?」

李青海:「或許,兩者都有吧,誰讓大齡法師現在吃香呢?到處都有小隊搶著要,哎,比不了,比不了。」

楊平凡看着這幾個傢伙歪樓歪得如此嚴重,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只能無奈的嘆息一聲,便收起了通訊石。

緊接着,眾人便進入到愉快的分錢活動,看着大把大把的金幣入賬,一個個笑得都合不攏嘴了。

時間轉眼就來到了凌晨零點,眾人突然聽到系統君的聲音,頓時為之一振。

「副本通關任務,限時結束!

沒有完成任務的玩家,通通下降一級,處罰立即執行!」

系統君的聲音暫停片刻后,緊接着再次響起在眾人腦海里。

「處罰完畢!

對於成功完成副本任務的玩家,將獲得系統君所提供的口頭表揚一次,還望各位玩家能再接再厲。」

楊平凡心中吐槽:神他么的口頭獎勵!

系統君的聲音,繼續傳入到眾人的腦海之中:「各位玩家請注意,請於24小時之內,成功晉陞到25級,如有未完成任務者,將直接被抹殺,而完成任務者,將獲得豐富的經驗獎勵。